安顺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江南青云志之千山暮雪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01:43 编辑:笔名

水国叶黄时,洞庭霜落夜。行舟闻商贾,宿在枫林下。此地送君还,茫茫似梦间。后期知几日,前路转多山。   巫峡通湘浦,迢迢隔云雨。天晴见海樯,月落闻津鼓。人老自多愁,水深难急流。清宵歌一曲,白首对汀洲。    一、仙剑情深江湖远,回望初心梦十年  天色近晚,夕阳西下。夕光映照下,只见好大一个禅院。寺中佛殿佛塔非常壮丽;但是蒿草比人还高,好像久已没有人迹。是那种荒废已久的样子,东西两旁的是僧人居住的庵堂,两扇门都虚掩着。佛殿东边的角落,修长的竹子一簇簇的;台阶下有个大池子,野荷花已经开花了。亭亭玉立着,蜻蜓翩跹飞舞。荒败之中显出几丝活力,大殿的东边,茂林修竹,冲天而上,枝叶相连,犹如天然的屋顶。林间自有台阶,顺阶而下,一方小池映入眼帘,时值盛夏,莲花绽开,幽香扑鼻。令人心旷神怡,好个神仙所在。  南侧的屋子打扫的纤尘不染,似乎有人常年居住的样子,屋内的陈设极其简单,一床一榻如此而已。这就是燕赤霞居住的地方,算起来,燕赤霞已经在兰若寺待了十年。每日除了修炼青云宗的功法,就是到殷苏苏的墓前洒扫祭拜,花间一壶酒对影自酌聊慰相思而已。十年前据说兰若寺闹鬼,僧侣先后走得一干二净,偌大一座禅宗圣地,竟自慢慢颓败,变成了幽灵鬼怪出没的地方。只有燕赤霞一直坚守于此,十年了对苏苏的思念不因岁月的流逝而淡漠,反而因为经过迢遥的时间而更执著。燕赤霞忍不住轻轻叹息:“都说人死之后有灵魂盘恒于世间,可是已经过去了十年,为什么从未见你显灵。苏苏你在何方?是否也像我思念你一样思念着我呢?”  忽听到噗嗤一阵笑声,燕赤霞乾指一点,指尖发出一道碧莹莹的真气,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一个窈窕的身影在花树后一闪,只看到草地上遗落一小幅藕荷色的衣裳一角,显是被他指力所断。这还是燕赤霞手下容情,不然那女子可是有苦头吃了。  “燕赤霞你好大的脾气,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自笑我的与你何干!”这声音犹如吴侬软语,当真又糯又甜。  “我自隐居我的,你们只要不害人性命,便相安无事,咱们比邻而居,我怀念故人如再耳边呱噪,我必不容情!”  “显你本事大吗?想不到鼎鼎大名的燕赵狂徒就只会欺负一个弱女子。呜呜……”花丛后转出一张娇羞可人的俏脸,望去十八九岁年纪,泫然欲泣的样子。燕赤霞冷哼了一声,猛地一口将杯中酒饮尽,再不望她一眼。那女子讨了个没趣,袅袅婷婷地行了过来,轻飘飘的竟似足不沾地,正午的阳光虽热烈,女子所过之处,竟带起一阵阴风。身后好像也没有影子。燕赤霞是见怪不怪,只是饮酒沉思。  那女子看到碑文,轻声道:“这位姐姐好福气,死了十年还有人记挂你,原来你叫殷苏苏,这名字好听得很,想必活着的时候也是一位美人坯子。只是这世间可有一人还牵念着我?”她这里自怜自伤,燕赤霞好似充耳不闻。“这十年我见你每日在此徘徊,有若幽魂,我也是孤魂野鬼一个,咱俩可不就是天生一对。已经十年了,什么未了之事也该放下了,你在这兰若寺呆了十年,这十年之中!我一直不敢出来见你,今天才知道你是一条重情重义的汉子。”  燕赤霞正容道:“这十年间被我扫灭的孤魂野鬼在所多多,我见你从未害人,所以未曾发难,又难为有个人在我身边,才不觉得太过寂寞,呵呵!”声音一转为柔和“我知你前世可怜,这就寻个好人家早早投胎去吧!今番只是略施薄惩,如再口没遮拦,休怪我翻脸无情。”  施了一个定鬼诀,将那女子定住身形,再也无法动弹。虽然身子不能动,可是一张小嘴却不饶人:“想必你当年也是对苏苏姐姐这般!所以殷姐姐才不要你。”  “再若胡说我就点了你哑穴!”那女子怕被燕赤霞当真点了哑穴,慌忙住声,一双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直盯着他,燕赤霞只作未见。这般一人一鬼相持了两个时辰,夕阳西落,归鸦阵阵,天边涂抹上一抹胭脂红的晚霞。燕赤霞虽未解开她的定身法,却也并不离去。  那女子道:“燕大侠,好哥哥,我知道你点了我定身法,怕有别的鬼来欺负我所以才寸步不离,我心里好生感激,燕大哥你大人有大量,看在无忧妹子孤苦伶仃口没遮拦的份上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燕赤霞不禁莞尔,但却当真再也气不起来,随手一招解了无忧的定身法。无忧一能动,活动活动手脚,走到他身边,正色道:“燕大哥,我叫艳无忧,以后你来看苏苏姐姐,请允许我陪在你身边可好!”  燕赤霞未置可否,艳无忧脸上洋溢天真笑容道:“燕大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燕赤霞对这鬼灵精怪的艳无忧委实毫无办法,只是淡淡地道:“腿长在你身上,你若要来我也挡不住你!”艳无忧不禁喜出望外,知道燕赤霞答允了她,又问道:“苏苏姐姐怎么死的?对不住燕大哥,人家只是好奇嘛!”  燕赤霞只觉这娇俏可爱的艳无忧宛如邻家妹子一般,十年孤寂,和她言谈甚是相得,便把和殷苏苏的前尘往事一一道来,说到动情之处,艳无忧也跟着不胜唏嘘,极致说道殷苏苏为救燕赤霞而被玄阳子误伤之处,忍不住怒声道:“燕大哥,等我修炼好就去找这些牛鼻子臭道士算总账。”  “我想报仇十年前也就报了,何况玄阳子却也是无心之过,人又在三年前仙逝,你却去找谁报仇!”  “这燕大哥你却不知道了,无论他身前如何风光,死后还不是归我们幽冥宗管辖。呵呵只要你说一个字,我就去跟我姐姐说找他晦气!只是有件事一直不明白,殷姐姐死了十年,如果感念你虔诚也应该出来和你相见啊!除非她已经形神俱灭。因为这十年之中我压根就没见过殷姐姐的芳魂在此徘徊。”  燕赤霞须眉皆张,突然用力抓住艳无忧手臂,嘎声道:“你说什么?”艳无忧吃痛之下,忍不住眼中珠泪莹然。低声道:“燕大哥你弄痛我了。”燕赤霞一觉失态慌忙放开艳无忧手臂。  艳无忧轻抚燕赤霞手臂,道:“燕大哥我知你心情,你法力无边,不如哪一天我偷偷带你到幽冥界去一探究竟。”  燕赤霞不胜之喜,道:“无忧妹子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你!”  艳无忧破涕为笑,道:“只不过大哥还要耐心等待几天,等中元节那日鬼门大开,我们就去酆都城!不过大哥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有一天你收敛了我的朽骨把我也葬在殷姐姐身边,我们早晚好有照应。”  此后,燕赤霞每日到殷苏苏墓前盘恒,艳无忧也必出现,只是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个情深义重的伟岸男子,只觉只是这样默默相伴,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满足和欢喜,一颗芳心可可的,竟似那样的说不清道不明。     二、佳酒穿肠醉不醒,美色刮骨死无声  这一日,燕赤霞运功已毕,酒饮至半酣,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之间,感觉到门扉悄无声息的开了,赶忙屏息敛气,悄悄眯缝着眼睛向外面打量着。门又无声无息地关上了,只见一个绝美的女子正欲用她口中如兰似麝的气息吹熄烛火,望背影却不正是当年的殷苏苏。燕赤霞忍不住道:“苏苏这些年我想你想得好苦!你终于肯来和我见面了。”  那殷苏苏似乎吃了一惊,柔声道:“大哥,这些年可苦了你了,幽冥界的主人感念大哥一片赤诚之心,终于允我与你相见。大哥,你清瘦了许多!”  燕赤霞抓住殷苏苏的手,却无实质,好像只是抓住了空气。黯然道:“苏苏,这些年每到想起当年之事,恨不能当年中剑而死的是我。”  “大哥好狠心,当年你若先死,那留下我一个孤苦伶仃,日日饱尝思念之苦。凭我的娇弱身体,一定经受不住失去你的悲痛,我在九泉之下远远地听到你的悲啸之声,也只能用哭声相应和。我死了,我的灵魂还能依依不舍地伴着你,你就不必因为失去我而悲伤了。”  “我平时不相信有鬼魂之说,现在却又希望它真有。可是兰若寺如今成了鬼怪的巢穴,我才相信这世上真有鬼了!”  “燕大哥你还是忘了苏苏吧!人生有几个十年!你这般苦自己,苏苏泉下亦是心不能安。”  燕赤霞虎目蓄泪道:“苏苏还记得当年金风玉露相逢曲吗?”  “怎么会忘,那是我们的定情之曲,苏苏铭心刻骨!”  燕赤霞笑着说:"人家都说鬼的身子冰凉彻骨,苏苏你的身子好温暖。”那殷苏苏转过身嘤咛一声投入燕赤霞的怀抱,这时令这场景当真是暖玉温香抱满怀。  她的肌肤闪动着丝绸缎一般的光芒,身上带着一丝新浴过的皂香,头发仍然湿漉漉的,能激发起人类一切最原始的欲望。当然那殷苏苏也注意到燕赤霞的反应,本来这样的反应发生在燕赤霞这样血气方刚的男子身上最正常不过。只是燕赤霞意低着头看着殷苏苏的眼睛似乎正在考虑要不要这样做。他心中天人交战,勉强维持着灵台里最后一丝清明。  殷苏苏一双小手轻轻抚摸着燕赤霞的脸颊胸膛,这双小手犹如穿花蝴蝶一般,上下翻飞,这双小手掠过哪里,燕赤霞只觉得哪里的血流就加速,就流动,就变热,如果再任由这双小手继续下去,没准就会带来一场不顾一切也席卷一切烧灼一切的风暴。她的身体就是这一切风暴的中心,燕赤霞就是那在风眼中挣扎着的帆船。她的身体就是那远方看不见的海水,她更像一个熟谙水性的水手,掌握着船儿起伏的方向,起伏的节奏和韵律。燕赤霞在飘着,从这里到哪里,他看不到岸,也许永远也不需要靠岸。  一灯如豆,殷苏苏的倩影随着烛火的跳跃舞蹈着,燕赤霞满腔热情生似被浇了一盆冷水,顿时欲念全消,诧异地道:”你有影子,不是说鬼魂没有影子的。”  殷苏苏吐气如兰,身体轻飘飘的向燕赤霞靠过来,就好像她根本不需用脚走路的。“现在,你相信我是鬼了吧!”  燕赤霞叹了口气道:“你活着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是个美得不得了的小姑娘,就是死了也是这世上最美丽的一缕幽魂!我好像认识你几个世纪了。”这真是这世上最美丽的情话尤其出自燕赤霞这豪爽汉子之口。  殷苏苏由衷地道:“大哥你的话真的好让人动心,在幽冥界还从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些话。良辰吉日,何不及时行乐,莫辜负了良辰美景。”她的身体忽然不停的颤抖起来,就像一阵春风在湖面上吹起一道道动人的涟漪,这是多么美妙的颤抖啊!她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怕。  燕赤霞道:“你不会用一根簪子扎破我的脚心,把我的血给你那个什么姥姥吮吸吧!你也不会用罗刹鬼的骨头变成的银子来加害于我吧!”  殷苏苏格格娇笑了起来:“我手无缚鸡之力,除非我的身体就是你说的什么凶器。大哥多虑了!下面你可要小心了,我来谋害你了。”说着她就把自己扔了过来,这是一个大胆的投怀送抱的姿势,燕赤霞从她敞开的襟怀里看到她那如玉如棉的身体。这样的一具身体瞎眼睛的人也看得出没有一丝危险。  这是一个很大胆的举动,反正他和殷苏苏已经是两情相悦,当下再不迟疑,反手搂抱住殷苏苏,就像抱着一个温暖的火炉,燕赤霞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急剧升温,心跳加速,血脉喷张,口干舌燥。  终于两个人一块倒在那张木床上,她身上散发出一种如兰似麝的香气,这味道似乎能刺激起人类一切最原始的欲望。  突听一声娇呲:“狐媚子敢尔。”却不正是艳无忧那小丫头,这一声恰似醍醐灌顶,燕赤霞登时灵台清醒,原来是艳无忧祭起一口寒光闪闪的宝剑站在门外。那殷苏苏身体忽然凭空飞了起来,就那么无遮无掩的面对着燕赤霞,竟然毫无羞涩之态。“好你个艳无忧,凭地煞风景。”  燕赤霞思念殷苏苏心切,一时心乱如麻,险些中了魔障,不由暗中惭愧,望着那殷苏苏近乎赤裸的身体道:“你究竟是谁,竟然变成殷苏苏的模样乱我心智。”凝神戒备道:“你信不信我会辣手摧花!”  那殷苏苏咯咯一声娇笑:“清云道的燕赤霞燕大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事。”手臂轻轻一招,柔润的身上便多了一件紫色的纱衣,将玲珑浮凸的身姿衬托的若隐若现,更增添了一丝神秘的美感。“那殷苏苏有什么好,她只不过是一缕幽魂罢了,我艳姬有哪一点及不上她!”  艳无忧神色呆了一呆道:“原来你是幽冥宗护法艳姬!可当真是媚到骨头里了。”  艳姬媚眼如丝的望着燕赤霞,笑道:“燕大侠,有了今晚的遭遇,我想你永远也不会忘了我的。”燕赤霞即不点头也未摇头,不过脸上仍然难掩失望之色:“你为什么要骗我?”  艳姬又道:“想不到凭我艳姬的魅力居然会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鬼!那殷苏苏到底有什么好。”翘起莲花指,一缕劲风直扑燕赤霞的面门,别看她手如春葱,但指缝中竟隐隐狭有风雷之声。燕赤霞不敢小觑,剑身一封,一道碧莹莹的寒光从剑身上反弹而出,与那缕指风撞个正着。空气中激荡起一个小小的气旋。“小姑娘,你的功夫好俊啊!修炼千年不易啊!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若知难而退还则罢了,否则我将你一身功力破了。到那时悔之无及!”燕赤霞念起一个祭字诀,那剑身在他身前三尺莹莹而立,一团白光围着剑身滴溜溜乱转。  艳姬艺高人胆大,她虽识得燕赤霞的仙家宝贝,倒也凛然不惧,口中兀自不肯饶人:“燕赤霞原来只有吹大气的本事!没羞没羞!我纵横幽冥界百年还从没有人叫我小姑娘。”左一指,右一指的不住点来,手指上带出的气劲笼罩着方圆几尺的范围,燕赤霞剑上寒光更盛,一道剑芒在他内力的不住催逼下,不住吞吐,渐渐地将艳姬兰花指发出的的气劲逼得节节后退。 共 1509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什么是睾丸扭转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女性羊角风有遗传的几率吗

上一篇:那风那雨那哀怨

下一篇:畅想明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