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鸡蛋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5:46 编辑:笔名
一个初春的早晨,太阳刚刚从山头露出火红的颜色,悬挂在公路边的电线杆上那只饱受了风吹日晒比公鸡打鸣还要准时的高音喇叭播出了一首首欢快喜庆的歌谣。池塘边传来妇女用力捶打衣服的声音和婴儿的啼哭。料峭的微风送来阵阵寒意。湿冷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炊烟气味和揭开锅的饭香。放牛的老爷爷不住的在田埂上咳嗽,他们的儿子正背着铁锹锄头向田间走去。一些被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称之为活阎王的年轻人还裹在温暖的被子里呼呼大睡。在一家赛谷场的草垛旁,一只毛茸茸的耷耳朵狗兴奋的追逐着过往的陌生人。一边耀武扬威的汪汪乱叫,一边呲牙咧嘴的伸着脖子走走停停,昂起头冲着周围的空气嗅来嗅去。又忽然掉转头活蹦乱跳的撒起欢来。村里那条用细沙卵石铺成的大路上,孩子们三三两两,叽叽喳喳的朝学校赶去。此时,在山坡上那家最引人注目的红砖砌成,红瓦铺顶院子四周栽种着一棵棵枝柳横生的农舍里。舅婆已经吃完了三根油条,喝了两碗甜酒,象个国家元首一样充耳不闻儿子媳妇的问候请安和小孙女甜甜的叫唤。抹着嘴巴红光满面的拄着龙头拐杖急急忙忙地走出了家门。
外面的世界真美,碧朗的晴空宛如风平浪静的大海平面一般,湛蓝无比,一览无遗。那深邃悠远而又无法穿透的蓝色,蓝得让人心醉神迷。与天相接的那一端,一行回归的大雁掠过天穹,激起一阵回荡的气流,让人感到春天的活力无处不在,忍不住欢呼雀跃。不断攀爬上升的太阳洒下万道光芒,给予大地万物无限地生机与能量。二月的空气清新潮湿,夹杂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泥土芬芳和青草气息。好闻极了。阳光下的田地里,道路两旁的植被渐渐从沉睡中复苏,纷纷脱掉原来了枯黄的外衣,重新发出了嫩绿的新芽。去年被冰雪覆盖的油菜花饱享着阳光雨露的滋润。此时绽放得如火如荼金光灿烂,形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引来成群的蜜蜂飞入其间,随风起伏,漫天飞舞。远远望去,一望无际。十分壮观。探出农舍高墙之外的桃树枝条上长满了一串串还未完全成型的花蕾。花蕾的末梢坠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被阳光照射出奇幻的光彩,绚烂夺目。煞是好看。与油菜地相隔一块块被勤劳的人们整理成各种形状的梯田里,趁着冰消融化之际撒下一粒粒坚实饱满被用做底肥的种子。现在早已生根发芽长成了一片针尖高绿油油的小草地,小草中间搀杂着一些紫色和兰色的小花。散发出悠悠的清香。几只笨拙的鸭子漫步在田间伸长着坚硬的嘴巴朝水洼里寻找食物,不时仰起头东张西望发出嘎嘎的叫声来呼朋引伴,简直比天真无邪的孩子都要快活。此情此景,如此骄人可爱的南方春日,不得不让珍惜生命热爱大自然的人发出由衷的感慨:唉,活着真好。
然而这眼前一年一度的春暖花开,季节嬗变,对于那些长居久安的寻常百姓来说。难以引起他们激潮澎湃的心情并发出对大自然的无限赞美和感恩之情。况且舅婆今天可不是冲着眼前这满园的春色才出门的。从她急于赶路时微微倾斜的姿势和额头上渗出的颗颗汗粒来看,她对周围的良辰美景并没有多加留意。而是怀着一种心急如焚,急于向某人汇报什么特大喜讯或者说邀功请赏的心情旁若无人地朝前疾走。以至于来不及理会左邻右舍热情的招呼与种种不明就里猜疑的目光。好象她此刻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赶到目的地,将屠夫李老五的宝贝儿子勇麻子和王老六的掌上明珠金花姑娘撮合成一段美好的姻缘长篇大论的炫耀一番,然后顺理成章的收取一些所谓的利市红包之类的好处,当然也包括糖果花生瓜子啦,皮鞋袜子啦,等等一些附加的奖励。兴许那家人家事富裕,出手阔气,再额外添加一件得体的绒毛大衣,那就真是满载而归不殊此行咯。一想到眼前跳跃着各种各样丰厚的礼品,舅婆就高兴的浑身打哆嗦,不能自已。恨不得身插双翅,飞到李老五家中,快些了结这桩让自己激动难忍的心事。转而又想,要是李老五是一个抠心挖胆,鸡蛋里跳骨头的主儿,那我老婆子岂不是白跑一趟啦。想到这里,舅婆就有些心灰意懒,不知不觉得放慢步调,暗自揣摩起来。
于是,舅婆怀着这样一种美好的憧憬和揣揣不安的心情,身体大幅度地向前倾斜,象是运动员百米冲刺般的迈开大步,终于赶到了李老五的家门口。首先迎接舅婆的是李老五家那条高大威猛见陌生人就咬见老太太就扑的灰色狼狗。那畜生老远就闻到了舅婆身上的汗酸味,一看到正是自己可以欺负的对象,便象猛虎下岗似的,咆哮几声张牙舞爪地着朝她扑了过去。吓得舅婆脸色煞白,两腿直打哆嗦,嘴里喔嘻喔嘻喊着赶鸡的口令。挥动着手里的拐杖一通乱舞。险些累得休克过去。惊慌之中一时忘记了叫主人。幸好李老五正好背着一把铁锹从屋后走来,看到眼前危险的一幕,及时大吼一声:灰子,滚回去!那狗象接到上级指示的卫兵一样,耷拉着头,摇晃着尾巴,亲昵的走到主人身后,坐了下来。仿佛在表示对主人的忠心。却还不安分地时时探出头来冲着舅婆吠叫几声,好象在对来人示威:哼哼!今天不带猪肺肉骨头过来,你休想进门!
李老五一边训斥狗,一边陪着笑脸询问舅婆有没有被狗咬伤。接着大声朝厨房喊了一声,搀扶着舅婆上了阶梯。这时,李老五的媳妇从厨房走出来,一手抹着围裙,一手提着一只烧焦的猪脚,带着一脸的歉意和欢迎,微笑着说:哎呀,不晓得婶娘来了。真的该死。咬着了吧?快点进屋让我用饭团给您揉揉,说时走过来帮着丈夫搀扶舅婆进了屋。李家媳妇从炉灶旁端来一把靠背椅子,动作麻利的捋起围裙抹了抹,招呼舅婆坐下。舅婆连连说还好还好,没咬着。说完,惊甫未定坐在椅子上揉胸口。灰狗跟在主人身后,眼见着舅婆受到主人的热情招待,便屁颠屁颠的跑到她跟前嗅她的裤管,以示友好亲热。舅婆刚落座就觉察到脚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低头一看,呀的一声惨叫,差点从椅子上滚到地上。惊得李老五冲过来朝着那狗就是一脚,挥舞着拳头哭丧着脸大声吼道:滚!那狗呜呜地叫唤着,一瘸一拐地而又十分委屈的逃了出去。
赶走了狗李老五冲着舅婆憨厚的笑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舅婆此时也吓得浑身筛糠,牙齿打颤,半晌没有言语。顿时,一家人都傻楞楞的互相瞪眼,气氛好不尴尬。最后还是李家媳妇心里机敏。头脑灵泛。双手搓着围裙,拼命从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表情十分夸张地朝自己脑门上一拍,如梦初醒般地嚷嚷起来:哎哟,你看我这记性,也不问问婶娘有没有吃过早饭,您老别介意,说时,李家媳妇装出一副管家婆的气势指着李老五的鼻子狐假虎威的大声吼道:你真的是木鱼脑壳,还傻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鸡窝摸几个鸡蛋回来给婶娘压压惊。李老五被老婆无端训斥了几句,倒也不急不恼,硬着头皮笑嘻嘻地走出了厨房。李家媳妇望着丈夫的背影又忍不住说了一句:真是个木鱼脑壳,这句话显然把舅婆逗乐了,只见她坐在椅子上左移右挪地打着哈哈,边笑边摆手说,侄女你歇歇气,我老婆子吃过早饭啦!李家媳妇回头冲着舅婆会心一笑,说:您还跟我客气什么,吃了也不是在我家吃的,您老先坐着,我这就您给端杯茶去。说时,一边暗暗自喜,一边急匆匆的往厢房里走。我想了解舅婆的人都知道,对于左邻右里她其实满豁达宽容地。只要对方真心实意,就算有些礼数不全,招待不周。都可以谅解,人嘛。哪能十全十美呢。刚才的意外也只是有惊无险,顶多让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要没吓出心脏病来就行。况且只是一条畜生嘛,没关系地!舅婆这样想着心头赫然开朗,也就忘记了眼下的尴尬与局促。于是便迫不及大声重复着心里的话:畜生嘛,没关系地!这时,李家媳妇端着茶走了过来,听到舅婆的话反而觉得更加不好意思,心里一阵热乎,两眼歉疚满是宽慰,必恭必敬的将茶送到舅婆面前,细声细气地说:婶娘,喝茶。舅婆看看李家媳妇笑呵呵地接过了茶杯。凑到嘴边抿了一口。点头称赞道:好茶。边说边抬头瞅了瞅李家媳妇的脸色,说:侄女啊,你过来,别忙乎了,来陪婶娘聊聊家常。李家媳妇愣了愣,犹豫了一下,突然脑壳开了窍。笑吟吟地端着凳子挨着舅婆坐了下来。舅婆这人我是最了解不过了。只要有人坐在她旁边,愿意和她搭腔。她就会高兴得眉飞色舞,废寝忘食。拉着你的手,抚着你的背,没完没了的向你讲叙她一生中经历过的种种奇闻趣事,根本不容你有插话拒绝的机会。你除了装着聚精会神如痴入醉的样子,点头如捣蒜似的表示赞许以外,最好不要发出任何声响。否则,你休想从她热情洋溢津津乐道的叙述氛围中抽身而逃。我曾无数次很不情愿的被舅婆摁在怀里听她讲一些希奇古怪土得掉牙的故事。以至于失去了一次次与同伴玩耍的美好时光。着实令我苦不堪言。由此,我对她的评价也算是毁誉参半吧!
不过看那李家媳妇每天都在灶头上忙乎,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很少能和外人说说贴心窝的话。和那些三姑六婆们说话也是遮遮掩掩,言不由衷。今天难得有机会和舅婆在一起促膝畅谈。那简直是百年难遇的知音。显而易见,此时,两人的亲密程度远非笔墨能形容的了。所以,两人便象开水碰到稀饭一样,一阵咕咕隆隆,稀哩哗啦的炸开了锅。这对忘年交无所顾及地东拉西扯,从鸡毛蒜皮扯到刮风下雨,从粮食产量扯到秋收双抢。从辣椒地瓜扯到梨树桃花。最后越扯越远不知道怎么扯到了我们所熟悉的话题男婚女嫁。当然这也是舅婆最能津津乐道的话题。
说着说着,舅婆说得兴趣高昂,唾沫横飞,隐藏在她内心几十年根深蒂固的愚昧固执和冥顽不灵的性格暴露无遗。此刻,舅婆已完全掌握了发言权,一边用手比划,一边向李家媳妇鼓吹自己外孙女的婚姻是如何幸福体面:哎呀,说出来你也许不信,我那外孙女的婚事就是由我老婆子一手操办的。那死丫头当多让我心焦哦,那么不听话,硬是在外面找个男朋友。到最后怎么地?寻死觅活的闹了半年,还不得听我的安排,现在好啦,嫁了个好人家,生了个胖儿子。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两亲家见面甭提有多高兴哟!舅婆就这样口若悬河的说。李家媳妇侧着身子歪着脑袋坐在一旁。眼睛直楞楞的盯着舅婆一张一合的嘴。不时点点头,啧啧两声,呀呀几句。用简单的语句虚假的感叹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赞许。
舅婆见机将话锋一转,就转到了李家媳妇的宝贝儿子身上。舅婆掐着这个话题一通乱吹:哎呀,你家的相公,那可真的是,说到这里,舅婆喝了一口茶接着往下夸:那可真算得上十里八乡首屈一指的好后生!听话哟,多乖巧的一个人呐!特别懂礼貌,知书达礼。勤快啦,孝顺啦!哎哟!从来不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既不抽烟又不喝酒。还不打架,脾气简直比羊犊子还温驯。哎哟,简直一点坏毛病都没有。这么聪明能干的年轻人也只有王六家的掌上明珠金花姑娘才配得上他。恩,那金花姑娘也真算得上一朵金花哩!直夸得李家媳妇象喝醉酒似的,满脸陀红如龙虾。恨不得立刻呼唤儿子到跟前,在他脑门上狠狠地亲一口才好。舅婆密切关注着李家媳妇脸上的表情变化。洋洋得意的继续往下夸大事实。所叙述的内容无非是将金花与李勇互换了身份,再将其中的措辞改一改。李家媳妇照样听得心头罐蜜,忘乎所以,那痴迷的神态仿佛代嫁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以至于丈夫端着一碗鸡蛋在她面前呆立了几分钟,咳得嗓子发哑上气不接下气实在忍不住叫了一声孩子他妈她才回过神来眼睛一闪一闪地地接过丈夫的蛋碗走到灶头忙乎起来。这李家媳妇前脚刚走丈夫跟着兴致勃勃地接替了她的空缺。舅婆也就察颜观色地信口胡诌,说话尽赶好里挑。说得那李老五咧着大嘴,一个劲儿地呵呵嘿嘿。陪衬着一句聊胜于无地那是那是作为回答。除此,再也找不出更好的话来说明自己内心的喜悦和对舅婆的景仰。
从两人的交谈之中,不难看出,舅婆这人除了能说会道之外,还有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非常幽默,每当有人端着盛满大鱼大肉的海碗满面春风地朝她走来时,她总会装腔作势地客套一番,最后的结果是将碗里的东西吃得一干二净底朝天。不过她是一边抹嘴一边自谦地说其实自己胃口很小。真的很小。要是胃口大地话那还了得!根据事后李家媳妇的供叙,若不是自己及时端来一碗荷包蛋终止了那次谈话。舅婆也许至今依然健在,早知道会造成那样的后果,她也不会那么做了。说时,她脸上流露出一种追悔莫及地愧疚与难过,眼神开始不停的闪烁,一颗晶莹的泪珠不知不觉地顺着她通红的脸颊流了下来。
事情正如李家媳妇所言,当时她一边侧耳倾听舅婆精彩地演讲,一边放肆地往蛋碗里放糖。当时,舅婆正在讲叙一个瘸腿男人娶了一个标致姑娘的故事,由于连续不断地讲话,嘴角已堆起一层厚厚地唾沫,看上去就象人们刷牙之后没洗脸一样。看上去,她确实需要喝一杯绿茶红酒之类的东西润润喉咙,再接再厉。李家媳妇端来的荷包蛋也正是时候,但是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发生陡然的变化,结果酿成了不可挽回的结局。当李家媳妇端着热气腾腾地荷包蛋笑眯眯地送到舅婆面前时,舅婆同样是眯眯笑地双手接了过来。还免不了夸奖了李家媳妇几句。举起筷子捣起一个就往嘴里塞。几乎连嚼都没嚼一下,梗着脖子吞下了肚子。接着以惊人的速度一口气连吞了五个鸡蛋。看的李家两口子目瞪口呆,心里直打鼓。生怕会闹出什么毛病来,想说点什么,却又只能干着急。
吃到第六个鸡蛋时,舅婆将手中的蛋碗搁在膝盖上。啧了啧嘴。又找到了一个新的话题。这是一个蹩脚地关于那些成年人之间相互勾搭,有违常规的风流韵事。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舅婆经常加入蜚短流长的行列并具备趴墙角偷听的癖好。李家两口子虽然在听难免心里有些惶恐,但不明说。也许是舅婆都没料到自己给生命开了一次致命的玩笑。也许是当时她太过于兴奋陶醉的原因。当她往嘴里塞第九个鸡蛋的时候。故事正好讲到最让人捧腹的部分,先是王老五仰着脖子象只公鹅似的哈哈大笑了几声,转眼就蹲到地上滚成一团。接着媳妇也捂着嘴弯下腰抽抽噎噎地讪笑。最后舅婆受到感染也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不打紧,只听到她哈字刚出口,便嘎然而止。象中了弹似的僵坐在那里。突然之间,只见她两眼暴睁,眼珠夺眶欲出。喉咙呼哧呼哧的挤出一阵类似于爆米花炸锅的声音。中间突起的部分如同男人过大的喉结上下起伏。泉涌般的白沫从她急剧抽搐的嘴里突突地冒了出来。情形十分狰狞可怖。顷刻就不省人事了。
当李家媳妇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抬起头看到眼前可怕的一幕,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哭着喊着前前后后地给舅婆捶胸抹背往她嘴里罐蛋汤时,当憨厚老实地李老五上窜下跳地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声嘶力竭地大呼救人的时候。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舅婆竟然被卡在喉咙里的鸡蛋活活地憋断了气。那只没下肚的鸡蛋后来跟着舅婆一起埋进了山头上一堆酱红色的泥土里。
我记得给舅婆送葬的队伍中,那些曾经得到过舅婆好处的亲戚们都哭得特别伤心。但怎么也比不过我哭得那么伤心欲绝,那么全心投入,声泪俱下。一直到舅婆下葬以后回到家里。我还在马不停蹄地抹眼泪,擤鼻涕。可是谁又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呢?因为我再也吃不到免费的糖果啦!
现在,我还不明白为什么村子里总有些多嘴多舌的人将舅婆地不幸遭遇搬上饭桌与一家人喋喋不休的讨论。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安好心的妇女总喜欢将一个鸡蛋噎死人的故事当作笑话来讲。我真搞不懂那些老人一听到这个故事脸上就会露出惊惶的神色悄悄走开,他们宁愿放弃营养丰富的土豆炖排骨,红烧鱼头,爆炒里脊之类一些美食于不顾。而是选择一碗简单乏味的稀饭细吞慢咽。我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来解释他们荒诞不经的行为。我觉得他们好象在掩饰什么。但我不怎么关心他们真实的想法,毕竟在他们眼里。我始终是个孩子。就象爸爸经常教训我的那句话:要想知道为什么那就等到长大以后再说吧!

共 609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舅婆是典型的一个农村老太,有着农村人最典型的势利心里,想着撮合一对姻缘,获取一点微利。只是话多了,吃人家的好处多了,最后不小心,被被憋死了。是一场喜剧中的悲剧。【编辑:海林夕】
1 楼 文友: 2012-0 -18 17:19:08 很有乡土味的小故事,挺好的。
2 楼 文友: 2012-0 -18 17:19:08 很有乡土味的小故事,挺好的。
 楼 文友: 2012-0 -18 19:50: 6 具有乡土气息的小说,欣赏问好!
回复  楼 文友: 2012-0 -18 2 :16:19 能受到主编的褒奖,十分荣幸。谢谢小儿小便黄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小孩总是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