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你是我的吉普车

发布时间:2019-08-15 13:53:50 编辑:笔名
你是我的吉普车 夏末认识暮冬的时候只有五岁。 夏末是夏季的最后一天出生的。燥热的天气,还有纷乱的蝉鸣声,在这一天里都变得安静。仿佛只是为了迎接她的到来。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出生,究竟给母亲带来的是幸福或者痛苦,在她仅有的一点记忆里,常常看见母亲一个人躲着流泪。父亲是个沉默寡语的人,他几乎不和母亲吵架,每当母亲指责他的时候,便一个人默默的走了出去。 这样的情形一直延续到夏末五岁那年,母亲终于拎着自己的行李走出了那个家门,夏末在后面追了好久,可是母亲上了一辆白色的轿车绝尘而去。夏末绝望的坐倒在地上,她觉得自己的眼泪在这一天全部流完了。 没过多久,夏末跟着父亲回到老家,一座傍山依水的小城。小城很小,道路都是青石板铺成的,路边栽满了浓密的杨柳树。夏末赤着小脚在青石板上奔跑,风穿过她的长发,她的碎花裙子,使她看起来像个坠落在人间的天使。她的眼睛晶亮,头发乌黑,细瓷般的肌肤莹润透澈。 父亲在小城里教书。因为放心不下,所以也早早的让夏末插班上了学。夏末乖巧的坐在第一排听父亲讲课,不举手提问,也不和别的同学嬉笑打闹。她好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下课的时候,大家都在教室里玩,夏末依然一本正经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在看童话书。身后是一阵阵喧哗声,她并没有在意。可是忽然间,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朝她砸了过来,恰好砸中了她的脑袋。她站起身来,地上是一辆已经破碎的玩具车,再回头,一个大眼睛的男生手足无措的看着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条脏兮兮的手帕递给她:“你的头流血了。” 夏末就这样认识了暮冬。尽管他们是同班同学,迟早也要熟悉彼此的,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方式。 傍晚的时候,暮冬的母亲拎着很多东西来看夏末,她瘦弱的身子看上去随时会倒。父亲没有责难他们,还客气的对暮冬的母亲说道:“没事的,孩子们一时调皮,有点磕磕碰碰是难免的。”暮冬的母亲依然哆哆嗦嗦的道着歉,她推了身后怯生生的暮冬一下,让他也说对不起,暮冬于是慢慢走到夏末的床前,认认真真的说道:“其实我不是故意砸你的。只是没注意,请你原谅我。” 夏末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男生,忽然笑了,然后小声的说道:“没关系。” 暮冬成了夏末在这个小城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他比夏末大两岁,父亲在外地做生意,家里只有他和母亲两个人。他的母亲也很喜欢夏末,有时夏末到暮冬家里玩,便留夏末在家吃饭。暮冬那时便会拿出很多的玩具和夏末一起玩,但是夏末还是喜欢自己的童话书,她给暮冬看的时候,暮冬总是不屑一顾,依旧摆弄自己的模型车。 暮冬有很多模型车,都是在外地的父亲每次回家时带给他的。他最喜欢越野车,有各式各样的,还给它们命名为大军,大路,小峰……夏末说他可以组一个车队,那他就是车队的司令了。暮冬指着一辆很漂亮的红色吉普车说,“这个是你,我叫她小末。”夏末问道:“那你呢?”暮冬拿出另一辆绿色的吉普车说道:“这个是我,是小冬。”“小冬?”夏末不禁又笑了。 小城里的场景似乎静止不动,只有孩子们在渐渐长大。那一条条熟悉的小道上有过多少相伴的欢声笑语,夏末已经记不清楚了。她只看见暮冬的身形渐渐高挑,而她也变得亭亭玉立起来。可是她怕看见镜子里的那张脸,那让她感觉有些迷茫。她知道,这张脸像极了母亲。 父亲偶尔会默默的注视她很久,然后转身离去。父亲不开心。已经十年过去了,却依然孑然一身。给父亲提亲的人也有很多,但都被他回绝了。每个夜晚,父亲都会点亮那盏台灯,在灯下静静的吸着香烟。烟雾缭绕中,父亲的模样愈发的模糊。夏末知道父亲走不出自己的世界。或者母亲是他心头永远的疼,而面对如此相像的她,总不能释怀。 夏末不开心的时候便到附近的小山坡上坐坐。暮冬知道了,便会上去找她。两个人静静的坐在山坡上,什么话也不说。微凉的风吹过山岚,风中的孩子一脸的迷茫。夏末一直是个沉静的孩子,暮冬和她在一起久了,也渐渐变得沉默。但是他还是会一直陪着夏末,直到夜色降临,两人并肩下山去。 父亲是在夏末十六岁那年离世的。肺癌,没拖多久。病榻上的父亲常常看着她一句话不说,眼睛有着深深的叹息。夏末明白父亲最丢不下的是她,但在这个小城里,早就没有别的亲人了。他们一直相依为命。夏末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办。 父亲出殡的时候,夏末看见了一个贵妇打扮的女人,从一辆银灰色的奥迪车里走出。只是一个照面,她便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她们如此的相像。女人拉着夏末的手说道:“末末,我是你的母亲,以后你就和我一起生活吧。” 母亲的家在另一所城市里。很豪华的别墅,环境也很优美。夏末拎着自己仅有的一件行李走进了那所别墅。她有了新的家,母亲和继父对她都很好,连那个小她三岁的弟弟也不曾欺负她,视她为外人。可是夏末还是怀念自己居住过的那座小城,那里有父亲的味道,淡淡的烟草香味。还有局促的灯光下,那个和她一起做功课,玩吉普车的男生。 行李里有一辆绿色的小吉普车,已经很旧。这是小冬。是她离开小城时暮冬送她的。暮冬还说,小末会一直陪着他,所以,希望小冬也能一直陪着夏末。 夏末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她现在和暮冬唯一的联系就是写信。她常常在信里告诉暮冬,花圃里的栀子花开了,很大很洁白,像他家屋后的那一树栀子花开的样子。有时也告诉暮冬,她一个人上学的时候,会走在路上出神,喧闹的都市里有太多的人,太多的车,她还是喜欢那个安静的小城。 暮冬起初还给她回信,可是没多久,信越来越短,回复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他们已经高三,功课渐渐繁重。夏末对此并不吃紧,她一向是个聪明的女孩,无论大考小考都可以轻松度过。但是暮冬不一样。她不知道没有她的帮忙,暮冬还能不能那么轻松通过。 夏末在一年后考上一所名牌大学,也是那一年起,她再也没有收到暮冬的信。每每寄出去的信件,打着查无此人的标识,重新又回到了她的手里。暮冬怎么了?夏末很想知道。她找了一个机会回到小城。可是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小城已经彻底变了模样,面目全非。到处都在建设,到处都是尘土飞扬。她找到自己曾经入读的学校,问过老师和同学,才知道暮冬也离开了小城。什么原因不知道,也没人知道他现在的地址。 夏末很失望的离开小城。小城的青石板街道已经不复存在,据说都要改成宽阔的水泥大道。那些黑瓦白墙的小屋也会渐渐变成高楼大厦。她想她再也听不到那青石板上的脚步声,还有穿梭在小屋里的欢笑声。还有暮冬,他们还能再见面吗? 夏末在寂静中度过了她的四年大学生涯。毕业后,到一所外语学校任教。母亲曾经希望她到继父的公司帮忙,可是夏末拒绝了。她知道母亲和继父都对她很好,但她还是喜欢那种安静不张扬的生活,像父亲一样,每天在上课铃和下课铃声里度过。 她租了一间小公寓,说是为了上班方便。可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喜欢公寓门前那一排排的绿柳。她常常倚在窗前,听那绿柳里细蝉的鸣叫,感觉像回到小城。那时的她整个人都像浸在故事里。软软的,似乎一碰就化了。只有周末,她才回母亲的家。 夏末就是在那个周末的下午认识仲秋的。仲秋很儒雅,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戴了一副无边眼镜。他和父母到夏末家做客,似乎是不经意间,便看见刚打开门,站在阳光里的夏末。仲秋在那一瞬间感觉有些晃眼,一切都美的不真实。夏末的母亲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女儿夏末,在利亚外国语学校任教,平时都不回来。” 夏末有礼貌的向仲秋一家人打了招呼便上楼了。隐隐的,她感觉身后有一束注视的目光,有点胆怯,有些好奇。她猜想这该是属于那个年轻人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夏末依然很安静。仲秋也很安静,很少的几句话却能看得出他的修养。吃完饭后老人们便推说自己要说说知己话,让他们年轻人一起出去玩玩。夏末这才意识到这也许是场有意的相亲,虽然自己的年龄并不大,也不需要现在就找男朋友。但是仲秋并不令人讨厌。所以,她也答应了和仲秋出去走走。 仲秋开的是一辆宝蓝色奥迪A6.车子行驶在林荫大道上时,很稳,风悠悠的穿过了车窗。夏末用手轻轻拢了一下鬓角,忽然看见仲秋在盯着她看,忙低下头,小声说道:“注意安全。”仲秋一愣,说了声“对不起”又专心开车了。两个人不再说话,只车内悠悠传出了动听的钢琴曲。是夏末喜欢的《少女的祈祷》。 那以后奥迪车常停靠在夏末的公寓门前。夏末每次都会穿的清清爽爽的出门,唯一不羁的是她的长发,总是很自然的飘在脑后。有时风起时发梢拂过仲秋的面颊,他会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仲秋爱极了这种香味。 他们交往半年后,仲秋对夏末说道:“我们结婚吧。”夏末摇摇头。仲秋不是不好,夏末也喜欢坐在奥迪车上的感觉,很安全,很舒适。可是还有一种说出来的惆怅,经常萦绕在她身边。有时她会对着那辆绿色吉普车看,小冬每天都被擦的干干净净的,但是暮冬现在在那里呢? 夏末再见暮冬是在另一所城市里。因为放暑假,学校组织了旅游活动,到一所海滨城市度假。夏末没想到会在那里再次看见暮冬。 暮冬穿着一件蓝色的工人服,正在低头洗车。他似乎又长个了,皮肤黝黑,眼睛还是大大的。夏末有些认不出来他了。若不是旁边有人喊暮冬的名字,而他又正好抬起头,夏末一定不会注意到眼前这个又帅又结实的男人就是暮冬。 暮冬看见夏末的时候也呆了。相别六年,没想到会在加油站里重逢。夏末一如既往的美丽,似乎更多了一些女人的韵味,一举手,一投足间,都轻盈的像只蝴蝶。唯有那双眼睛,清澈如昔。暮冬约了她在明天的午后相见。 再见面时,夏末依然穿着棉的碎花裙,到了一家冰室里。暮冬也换了件干净的衣服,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那里。夏末觉得这真像他们第一次会面的样子。 别后的情形,两人细细的叙述了。暮冬在夏末离开的第二年离开小城。父亲生意上有了失误,跟着他的那个女人卷款逃走了,于是他把暮冬母子接到身边,然而生意还是一落千丈,终于宣布倒闭。他的父亲因此一蹶不振。暮冬也没有考上大学,只是进了一所汽车专修学校,学习汽车维修。 暮冬说的时候,夏末一直在安静的听着,没有插半句话。他们以前也是喜欢这样的方式交流。暮冬说完了,夏末只问了他一句:“为什么你到了新家不再给我写信了?”暮冬没有回答。 夏末在海滨城市里又呆了一个星期。这个星期里,每天傍晚她都会去暮冬的那所加油站。她没有刻意要求暮冬必须陪着她,有时暮冬在修车,她就站在一边安静的看着,不时给暮冬擦擦汗。起初暮冬有些不适应,但是没多久便习惯了。每每夏末用纤细的手指拂过他的额头时,他便会有一种轻微的感动。 暮冬没有带夏末去过他的住所,那里凌乱的不堪入目。可是他又不想夏末帮他整理。他不想夏末看见那个小小的蜗居里,只有一个装饰柜是干净的,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模型车。还有一辆漂亮的玩具车——红色的吉普车。 夏末走的时候,暮冬没有送她,只发了一条短信:小末,等我,或者有一天我会来找你的。 夏末回到学校后,再也没有坐过那辆奥迪车。仲秋来找她的时候,她只淡淡的说了声对不起。仲秋也是明白人,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母亲问夏末到底为什么,夏末没有回答,只把目光转向床头的那辆绿色吉普车。母亲没有再问什么,虽然她一直不知道吉普车的故事,可是夏末向来是有主见的女孩,也很少任性,母亲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但夏末在那之后的三年里,都没有交往新的男友。大家都很奇怪,虽然不着急,却总想明白理由。然而夏末都是笑笑了之。她一直在等一个人,那个人只会偶尔给她发短信,告诉她自己现在的情况。 小末,我已经考取了汽车维修技师。还在继续努力中。 小末,刚给一辆修理好的奥迪TT试车,感觉很舒服。可是我还是喜欢吉普车,你呢? 小末,试过躺在屋顶上的感觉吗?风吹过,凉飕飕的。 …… 夏末看见那些短信总是微微的笑。有时她会回个简短的几句话,有时会直接打那个。打通了,听见那端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又轻轻的挂断。她和暮冬约好了,如果没有发展,就不会再见面。可是她知道暮冬一定会来找她的,虽然暮冬只说或者,但她明白,这个或者几乎定于一定。 那一天,夏末又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道:小末,我想买车。新出的雪佛兰科帕奇2.4MT.性能不错,很适合我。 科帕奇?夏末上查了资料,车速183km/h,最大功率100/5000kw/rpm.是美国通用在韩国大宇推出的第一款SUV车型。而一向对吉普车情有独钟的暮冬又怎么会放弃这样的车型呢?简单,实用,配置丰富。外表粗犷,内里做工精良,这也正如暮冬的性格。夏末想,车如其人,这话真的很适合暮冬。 夏末在她的公寓里静静的等待着。窗前的那棵老柳树绿了,又黄了,树叶也全部落了,光秃秃的看上去十分苍虬。夏末开始回想起她的童年,童年的小城,朗朗的读书声,蝉的鸣叫声,落在青石板上的脚步声。夏末想,自己慢慢变老了,那么爱回忆。 她有时也会想起自己的父亲。据说,母亲和现在的继父原本也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因为某些原因分开。母亲嫁给父亲以后并不如意。父亲是个好人,却不是母亲理想中的爱人。他们在一起折磨了很久,直到母亲再次遇见继父。母亲曾经说过,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父亲,可是就算是自私吧,她也要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夏末听到母亲的解释后有一种感动。虽然她并不赞同母亲的举措,但是谁都有追求爱的权利。夏末想,如果她嫁给了奥迪车的主人,会不会也像母亲一样,在多年后丢下她的小女儿,重新追求真正属于她的幸福呢? 一切假设都毫无意义。夏末在寂寥中也学会了开车。对于考证,一向都难不倒她。当她手握方向盘,看着面前的景物皆次往后倒,她忽然有一种在飞的感觉。她想,如果是她驾驶着那辆科帕奇,会是什么感觉呢?继父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车型,可以买来送给她,她笑笑拒绝了。她知道,一定会有另一份礼物在等着她开启。 又要到夏季的最后一天了。夏末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把玩着手里的钥匙。这是一把快寄过来的钥匙,没有署名,却有一个邀请函,地址是和平广场。约的时间是明天上午十点。夏末想,她知道这把钥匙的主人是谁,她也会按时赴约的。 2008年8月6日上午10点。和平广场。夏末穿着她最喜欢的那件棉布碎花连衣裙,手里拿着被装饰一新的小冬,袅袅的走向了约会的地址。阳光有些刺眼,她看见广场的停车场里有一辆白色的雪佛兰科帕奇,车盖上摆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她嫣然一笑迎上前去。她知道,那里有人正在等着她,那是属于她的吉普车。怎么调理小儿脾胃虚弱
老年人得痢疾怎么治疗
胃肠胀气的药有哪些
中风前手麻会持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