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送葬诗歌 第一百六十章 契约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2:39 编辑:笔名

送葬诗歌 第一百六十章 契约

看见少年手臂上出现了那一圈仿若被蟒蛇缠绕后留下的赤红印迹的一瞬间,柯特就知道赫米亚是动真格的了。

以命立约,血肉为证……这种被称为“血契”的订约方式只存在与拉米亚蛇人种之中,他们会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将契约烙印在双方的身体之上,而凡是胆敢违逆定下的契约者,必然会以凄惨的样貌死去。

拉米亚蛇人种相当聪明,可是在行为上就和他们那些小个子的“亲戚”一样狡诈。为了避免可能存在的欺骗,他们研究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无疑,“血契”就是其中最有效,也是最广泛被运用的手法。

这种严苛的订约方式往往只会被他们运用于同族之间,他们不会轻易的相信同类口中吐出的话语。而一旦他们用这种方式与异族订立契约,就表明他们对这个契约的重视程度提高到了相当的程度。

做出这样的选择也许不完全来源于赫米亚自身的习惯,作为一个暗杀者的职业病就足以让她对所有事情都提起足够的警惕心。

常言道,国家有国家的法律,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任何地方都会存在一定的规则。要知道就算是群聚于无法地带的强盗团伙之间,都必须遵守一些不成文的规定,更勿论少数相当重视规则的行当了。

在普通人眼中,暗杀者们都是些无法狂徒,他们视法律于无物,收取带血的金钱。交易被他们视作目标的人的生命。但似乎很少人知道,暗杀者们比普通人更加重视契约,对敢于违反契约的人更不留情。

契约自由精神——有人如此嘲讽暗杀者们对于契约的态度——他们给予委托人选择缔约者的自由。也给了他们决定缔约的内容与方式的自由,可是这些‘自由’基本上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

相对来説,缔结契约的主体的地位是平等的,缔约双方平等的享有权利履行义务,互为对待给付,无人有出契约的特权。为了达到契约的平等精神,违背契约者要受到制裁。受损害方将得到利于自己的救济。

而在暗杀者的行当中,由于缺乏一个有力的监督者,因此契约的束缚力基本上只来源于双方各自的态度。违背契约的委托人被暗杀者报复。背叛委托人的暗杀者被同业人员解决,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这个契约是不错,但是在开始执行之前我想先确认一件事情。”赫米亚优雅的拿起身前的酒杯,将其中的浅红色酒水一饮而尽。“莱恩斯特。我看这份报告里提到的内容……似乎并没有提到那个目标的身份嘛。”

她打了个响指,示意九百再来一杯同样的饮品,然后眯着眼睛看向柯特説:“你们这是搞什么,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就来委托我干掉那个人?佣兵先生,再好的厨子都没办法不用材料做出料理来哦。”

尽管没有显露出明显的表情,赫米亚的眼睛里还是透露出了些许狡黠的光芒——这样的展开对她是有利的。

按照规矩,缔约双方必须守信。在订约时不欺诈、不隐瞒真实情况、不恶意缔约、履行契约时完全履行。在托付出一个缺乏情报的委托时,按照一般流程来説委托人必须要提供出更多的委托金。同时还要承担委托失败的风险。

柯特没有否认自己童工的情报有所不足:“确实,毕竟警备队的人员们还没有正式和那个家伙接触,缺乏情报也很正常。”

虽然柯特和莉琪已经和那个黑衣法术士有过一战,但是对方全程都将面目笼罩在黑色的兜帽之下。因此两人虽然对黑衣法术士的情报有了些许了解,不过暂时还没有能够确实探明对方的身份。

少年摇了摇头,他似乎也没什么更进一步的情报:“的确,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更进一步的情报了,不过……我想赫米亚小姐你绝对是一个专业的暗杀者,干掉一个情报不充足的对象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少年这番话説出来也不知道过没过大脑,凡是一个和这些常年行动在黑暗中的特殊工作人员有所接触的人都知道,激将法和戴高帽对他们没有什么效果。这些家伙往往能看透大部分的话术。

“你这不是废话吗?要知道,我可是专家中的专家啊!”奇妙的是,赫米亚对少年説出的话反映很大,当即夸口道,“过去我已经将不少这种不完整委托的目标用各种方法送回了根源之海。”

説完这番话,赫米亚不经意的对柯特使了个眼色。她仿佛是要告诉柯特,既然已经把她拉上了传,那就要好好负起来。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你真是精明得想挑射一样。”柯特脸上露出些许笑意,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有好处,“如果我们有什么新情报的话也会通知你的——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啊。”

如果少年想要报仇,他就需要赫米亚的力量,无力的他只有这一diǎn希望——而赫米亚显然只是对这个少年有兴趣。至于柯特,他不过是恰好利用少年作为交易品,将赫米亚拉到了自己这一边。

各取所需

送葬诗歌  第一百六十章 契约

,这样就能够建立起一个简单的利益共同体。目前来看,对方显然是一个人才济济的团体,想要解决这一群疯子,光靠现在这些力量还远远不够,赫米亚只是能够团结的力量之一。

“如此甚好,和你説话真是简单。”赫米亚笑了笑,接着举起自己的杯子,“那么,让我们来干杯——把这一杯饮尽之后,我和你们就是一伙的了,只要你们不背叛这个契约。我们就还是同一阵线上的战友。”

柯特对赫米亚基于“血契”的保证还是信得过的,既然她这么説了,那她目前至少就已经加入了自己这一方。柯特出了口气。然后捏住了已经摆在吧台上的酒杯,劣质的浊酒在黯淡的灯光下泛着小麦的色泽。

“好了——干杯,莱恩斯特,愿我们合作愉快。”

赫米亚的酒量很大,从柯特进入酒吧内开始,她就没有停下往嘴里灌酒的动作,柯特稍微有些后悔自己先前答应要请她喝酒的决定。量变引起质变。这些就也许不贵,但是数量绝对弥补了价差。

不过他并没有説什么,而是伸手举起了杯子説:“好。干杯。”

可是酒杯还没有碰在一起,一阵喧嚣声就打破了酒吧平稳的氛围,十来个身穿警备队黑色制服的警备官破门而入。

随着警备官们的涌入,一阵略显尖利的声音在店里响起:“我们是卡特里斯城警备队。屋子里的所有人呆在自己座位上不要动!”

看来是个老熟人——为之人正是名为派克的警备官。其实光只是听声音柯特就已经料想到了。这位近几天一直在代替格罗斯泰德进行调查的警备官在原来的负责人回来之后,就去负责别的东西了。

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见他。

“啧啧啧,意外之外……这还真是来了一群不之客啊。”柯特喃喃説出这句话,“警备官怎么跑来这种地方了。”

他随口吐出的抱怨仿佛代表了在场所有人的想法,所有人随着沸腾的吵杂声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

“哼,一群空有肌肉没有脑子的家伙。”赫米亚一口将杯中的酒水倒在嘴里,不过话却是对店里所有人説的,“既然警备队的人都直接冲进来了。你们觉得以你们的武装能够抗衡这些警备队?”

不知道那些人是否相信他説的话,但至少这些地痞流氓原本想从靴子或皮带拔出刀枪的动作都停下来了。他们左右顾盼着身边的同伴。看来是赫米亚刚才的言已经让他们知道了现场的战斗力对比。

“莱恩斯特先生,为什么你也在这里?”尽管当先説话的是赫米亚,可是派克的注意力几乎集中在柯特的身上,“你,还有你身边这两个小鬼……你们和这条毒蛇在这种地方讨论些什么东西?”

听到派克嘴里吐出那句有些污蔑的话语时,赫米亚的眼神里露出了几分凶光,但是柯特立刻把她按下去了:“没什么,不过是来找她预定一些药剂——你知道,我家妹妹的身体从以前开始就不太好,赫米亚小姐是这个卡特里斯里我能见到最好的药剂师之一,而且价格也相当便宜。”

暗杀者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説出自己的职业,用于伪装的身份总会留有不少。比如説赫米亚的表面身份就是个药剂师,在附近开有一间打着“拉米亚蛇人种传统药剂”招牌的药店,据説生意还不错。

也不知道是否信任柯特的解释,派克没好气的説:“胡説八道,你这家伙十句话里面起码九句半都是在説谎。”

“你可以怎么认为,不过,你也无法证明我是在説谎吧?”柯特突然笑了起来,笑容让他病怏怏的脸显得很是亲切,“疑罪从无,而且这个‘疑罪’还是一个连罪名都不一定存在的个人怀疑而已。”

“是的,你这个混蛋説的没错。”柯特出现在这里同样出乎他的预料,派克就像看见肮脏的东西一样皱着眉头,“説老实话,我不想和你再扯上关系——所以你现在、马上、立刻给我走人。”

他磨着牙,不情不愿的补充了一句:“毕竟我不是来找你们的。这家店里的灯光这么暗,我也没有看你们的脸——所以就算你们几个家伙趁现在离开这里,对我也不会造成困扰,明白吗?”

这句话代表他已经妥协,柯特低声轻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留下一句“再见了,派克警备官”,就领着身边的三人走出了这间已经被警备官们包围的酒吧。离开之前,他还能听到派克低声的牢骚。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怎么收费的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开车怎么走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怎么搭车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怎么坐车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坐车怎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