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至尊神武 第八百三十三章 第一个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0:57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八百三十三章 第一个

陈恒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弄巧成拙,也怪他对沈灵霜的性格还没了解透彻,之前发生的事恐怕真是让她伤心了。

沈灵霜倒是愣了愣,而后忽然又痛哭起来,xiǎo的一拳一拳捶打在陈恒胸膛,“你混蛋,你混蛋!”

道歉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沈灵霜能从陈恒的语气中听出关切与焦急的意思,顿时明白陈恒还是在乎她的。

聪明如她,很轻易就能想明白,刚才陈恒跟于蕊明显是故意的,只是她一时间无法弄明白原因而已。

但不管为了什么,只要陈恒并不是真的要抛下她,那就足够了。

她虽然痛哭着,却已经没有刚才的悲伤,完全变成了发泄。

陈恒是关心则乱,并没有听出与之前有什么不同,任由她捶打了好一会儿,才抓住她一双xiǎo手,歉然道:“霜霜,刚才都是我不好,要怎么惩罚我都行,你别生气了。”

陈恒还是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不过是为了沈灵霜,心中却没有半分做作,完全是出自真心的。

沈灵霜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也就任由他抓着了,只是依旧泪眼婆娑,撅着嘴望着他。

看到沈灵霜那梨花带雨的模样,陈恒心中更加软化了几分,轻吻掉她脸颊上的泪珠,用额头dǐng着她额头,鼻尖轻触鼻尖。

四目相对,陈恒认真而郑重地道:“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混账事,只要你不愿意的事,我都不会做。”

陈恒已经想清楚了,虽然他的出发diǎn是好的,却没有真正想过沈灵霜的感受。

没准自己以为是为了沈灵霜好,但沈灵霜根本不喜欢呢?

按照沈灵霜的性子,很多东西她有实力去争,却从来都是那副恬淡的样子,明显是不喜欢罢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陈恒没必要把自己的思考方式强加给她。

如果担心沈灵霜日后会吃亏,那就留在她身边,为她遮挡一切风雨就是了。

原也是陈恒经验不足,处理事情还有些稚嫩,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想来日后也会更成熟稳重一些。

沈灵霜没有説话,她能清晰感应到陈恒的心意,説一千道一万,女孩子最看重的还是情之一字,其它的都不重要。

她的面色已经平静了许多,回来想想,也怪自己太过xiǎo气,如果能够冷静一些,很多细节其实都能发现的。

陈恒根本就没有不要她的意思,也是她自己反应过大。

双方近距离对视,都静静地注视着对方,彼此呼吸都能闻到。

此情此景,让陈恒都忍不住有些意乱情迷,轻轻侧了侧脑袋,压上了沈灵霜红唇。

这是陈恒第一次主动去亲吻一个女孩子,沈灵霜的性子让他怜惜,心中充满了呵护之意。

“唔!”

沈灵霜嘤咛一声,整个身子都软化了。

本来也不是生气,只是伤心陈恒不要她而已,但她对陈恒的情意却是真真切切的。

此时发现事情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那她还有什么可伤心的?

沈灵霜上次主动吻过陈恒,不过只是浅尝辄止,真正的接吻是如何,她可没尝过。

陈恒其实也不太懂,只是这玩意儿基本都是天生就会的,更何况还有上次于蕊装昏迷调教。

这种xiǎo技巧,陈恒以前就算不懂,尝试过一次也就熟稔了。

而上次是被动的,完全抱着新鲜的态度品尝,这次则是深情迷陷,情境完全不同。

二人忘乎所以,彼此品尝着对方津液,都有种希望时间静止的感觉。

陈恒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了高峰,更让本就意乱情迷的气氛更加深了几分。

在这种状态下,修为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良久的缺痒,沈灵霜终于忍不住,轻轻推开了陈恒。

许是亲得太过入神,这骤然分开,顿时发出“啵”的一声,二人唇间还连着一条丝线。

陈恒下意识舔了舔嘴唇,那条丝线有一半都被舌头敛入口中。

沈灵霜俏脸通红,顿时轻啐一声,感受到胸前的丰盈上有一只魔爪轻轻按了按,再次发出一声嘤咛,身子完全软倒在陈恒怀里。

之前有于蕊在,不管被陈恒看了还是摸了,其实都只是带着攀比之心,虽也有异样,却没有这次这么强烈。

那只魔爪仿佛有魔力一般

,带着一股股电流不断刺激着她的身体,让沈灵霜神色迷离,身体酥软,呼吸也粗重了许多。

不过也正因为没有于蕊在,她显得更加娇羞,轻轻按住那只使坏的手,嗔道:“还不放开!”

沈灵霜娇嗔的样子很是可爱,看得陈恒一呆,下意识又轻捏了一下,道:“不放,放开你就跑了。”

他一只手揽着沈灵霜的腰,一只手搭在双峰上,原也是意乱情迷之下,生理上的自动反应,现在恢复了几分清明,感觉又强烈了一些。

不管是抱着沈灵霜,还是抓着那片软柔,都让他有种舍不得放开的感觉,那种异样的舒服,总算让他明白,为什么女性对男性的诱惑会那么大。

以前还没踏入修界的时候,他偶然也会听到一些乡野间的风言风语,那时候没品尝过,自然是嗤之以鼻,不甚在意。

但现在才发现,这本是人类最原始的**,男人与女人之间,似乎天生就是互补的生物,没有谁能够免俗。

而且陈恒能看得出,哪怕清心寡欲的沈灵霜,在这方面也是无法控制的。

“流氓!”沈灵霜带着迷离的样子,嗔怪地瞪了陈恒一眼,却也没有再拉开陈恒的意思,反而低头靠在他肩膀上,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

然而,她得急促的呼吸,颤抖的身子,以及如xiǎo鹿乱撞般跳动的心,完全体现出了她的紧张。

或许隐隐中,她也在期待着什么。

沈灵霜这边不反抗,陈恒反倒不好意思了,这种感觉像是他趁人之危似的,让他有些尴尬。

干咳一声,陈恒松开了自己的魔爪,只是在离开之前,又舍不得地轻捏了两下。

“坏蛋!”

沈灵霜这下身子完全酥软了,一diǎn儿力气都使不上来,完全是靠着陈恒搂着她站着的。

陈恒倒是微微苦笑一声,刚刚还是流氓,转眼又成坏蛋了。

“霜霜,我……”

陈恒刚想説什么,却被沈灵霜一把捂住,只见她轻轻摇了摇头,道:“别説话,就这么抱会儿,好么?”

她声音略带着一丝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的缘故,还是不想提起之前的事情。

“好!”

沈灵霜的要求,陈恒自然不会拒绝,这时候她就算要星星要月亮,陈恒都会想办法给她摘下来。

紧紧抱着沈灵霜软柔的娇躯,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儿,陈恒感觉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好。

心里所有记挂着的纷乱,理不清的头绪,在这时候通通被抛诸脑后。

二人就这么静静地抱在一起,陈恒享受的是温馨的情意,沈灵霜享受的是呵护的安全感,彼此都乐在其中,完全忘了身外事。

好一会儿之后,沈灵霜突然想起来,抬头问道:“xiǎo蕊呢?”

感觉不过一会儿功夫,其实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

陈恒轻声道:“她带着xiǎo宝,在寻找佛珠,有事儿会发讯号给我们。”

沈灵霜沉默了,陈恒为了她,竟然将于蕊舍下了,要知道,于蕊身体的问题可还没解决,陈恒肯定是放心不下的。

只是刚才她哭着跑开,陈恒肯定更加担心,也不可能带着于蕊一起追来。

这也变相的证明了,陈恒心里还是有她的,她跟于蕊,无分轻重。

“对不起,都是我xiǎo心眼儿。”沈灵霜脑袋靠在陈恒肩头,轻声道。

陈恒摇了摇头,道:“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自己想当然尔,没了解过你的心意,就自作主张。”

沈灵霜微微一愣,仔细询问起来。

她虽然已经知道,陈恒之前是故意的,却也没能想明白到底为什么。

陈恒也没隐瞒,这种事也无需隐瞒。

听完陈恒的讲述,沈灵霜这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双手环过陈恒,“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你説的没错,一切的委屈,都因我自己的性格引起的。”

沈灵霜终于明白了,更让她诧异的是,于蕊竟然也会帮着自己,这让她有些羞愧难当。

陈恒抱紧了她,柔声道:“别这么説,爱一个人,其实更应该包容她的一切。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沈灵霜能这么轻易接受,倒是让陈恒松一口气,从她的语气中,陈恒便知道,这事算是揭过去了。

“你説,爱?”沈灵霜抬起头来。

陈恒diǎn头,又摇头,道:“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爱,反正比喜欢多很多,我希望能永远跟你们在一起。”

沈灵霜有些倔强地道:“就像你説的,我必须主动一些,要不然总会吃亏,怪不得总是输给她。所以,你説的话必须负责。你説爱,那便不能否认。”

看沈灵霜的样子,似乎也打算死缠烂打了,陈恒有些头疼,一个于蕊就让他心脏有些超负荷,现在沈灵霜似乎也向那方面发展了。

陈恒苦笑道:“好,你説怎样,便是怎样!”

沈灵霜也不计较这敷衍之词,嘴角微微上扬,得意道:“你第一个説爱的对象是我,这样一来,我也不输给她了。”

陈恒本来以为,经过这件事之后,沈灵霜跟于蕊关系会缓和一些,没想到还是自己想多了。

不禁再次苦笑出声,不过还是抱紧了沈灵霜,道:“你从来就不输给任何人。”

北京国仁医院是否好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来院路线
北京国仁医院最好的大夫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北京国仁医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