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湛蓝的天空消失在夏季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6:41 编辑:笔名

当过去开始慢慢憔悴成往事的时候,我仍旧会不由自主地念起那段时光,默默地回味昭手心里保存的温暖。所以我还是会不时仰望天空,即使它不在"湛蓝湛蓝"。    ____题记    a    秋季初中开学的第一天我就和昭挨到了一起,既是邻桌又是“同窗”。我陌生地对昭说:“我叫佳敏......”,坐在我身后的他笑了笑,有种相识的味道。阳光从旧旧的窗户斜插进来懒散地铺在课桌上,反射的光线将昭沉默的面容衬托出几分柔和。    那是一段青春懵懂岁月的开始,在那个被定义为收获与萧瑟的季节,我们用“相遇”开始播种,一颗叫做“莫名”的种子含着清凉的秋风渐渐地在我们之间生根。    b    昭一直和他父亲生活在一起,母亲早已去世了。不知道是不是本性里喜欢安静,还是家庭的变故。他不怎么爱说话,尤其和女生。可沉默寡言并不是他的风格,不满的时候昭会选择和老师顶嘴这种方式表现自己的理直气壮,愤怒的时候他会挥拳砸向同伴。有人说他“怪”,是个“坏孩子”。而我却觉得那并不是他,我们反而成了要好的朋友,要好的可以有很多话说,有很多故事可以分享。但是这种分享在持续了一年后戛然而止了。初二,昭转去了另一个学校。因为昭是个“坏孩子”,因为昭的父亲不想让他学“坏”。我们从此再也没有联系。  c    在学校的日子就像母亲的唠叨一样一天又一天地重复着。昭被转学后的很多天里,我喜欢上了靠着窗台静静地观望窗外的天空。湛蓝湛蓝的,就像一泓被蓝色包裹的泉水一样清透而明净,轻薄的云彩在空中高高地漂浮。我久久遥望,那是天空的颜色,也是一道纯美的风景。    直到又是一天,昭怪怪地又出现了,他呼喊我的名字:    “佳敏,佳敏。我又回来了......”    我惊奇了:“你怎么又来了?”    昭说,因为你在这儿。    d  我和昭仿佛一见如故的感觉,距离被拉近了,放学的时候开始一起并肩回家。    昭有时会傻傻地对我说,我身上有种别的女孩没有的东西。我问他是什么,他就会一时语塞。我不以为然。只是和他一起穿过小路轻松自在地回家。    可让我不解的是,刚到初三的时候昭竟然莫名其妙地退学了。很多次我企图寻找原因,却只是听到他的一些搪塞的解释。可不变的是昭还是会等我放学,然后和我一起回家。    也许是这样略显“暧昧”了,也许是这样貌似有“感情”了,也许是昭的父亲不“习惯”我们这样了。为了不再让我们这样“亲密”地交往,昭被他爸送到了他的小姨家,说不能再让我们这样“一起”了。    我不知道怎么办,就给昭的父亲写了封信,告诉他我们只是要好的朋友,其他的没什么。    像那次被转学后一样,昭又回来了。昭对我说,他想了个办法—绝食,不让我回来我就不吃饭。    我顿时静默。  e    我们就是朋友,我们就是有着真挚的友谊。    可能是我们忽略了,那颗叫做“莫名”的种子似乎已经莫名地牵连了我们。或许我们是真的想“恋爱”了,或许我们是真的“喜欢”了,或许只是一种感觉,还没回头它就将答案鲜明地印在了我们年轻的身影上。    自然地,自然地,自然地让我觉得连额外的规律都被填补了。那事过去不久后,我们真的在一起了。不是以往的那种“在一起”,这意味着放学回去的时候,我们可以互相牵着对方的手走路了。    不久,我就接到一件昭送给我的礼物—一块玉佩,一块他母亲留给他的遗物。起初我真的不敢去拿,因为太珍贵,昭马上就急了,几乎是威胁着让我收下了。    f    “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还都很年幼。”    g    以后,我们显得愈加地形影不离。    昭也有点调皮了起来。一次放学的路上,趁我不注意,他就突然吻了我一下。一种好陌生又高兴地暖流向我袭来,我矜持地看了昭一眼,觉得无奈而有趣。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上高一了。像往常任何时候一样昭每天来接我,不变的时间,不变的等待,昭守候在校门前的那个小小的角落,用坚定的目光期待着我的出现。我们经常会在途中的一个老地方聊天,聊到天黑了还没有觉察。回家了我总免不了责备,可是即使是责备我也是觉得值得的。因为我只想多陪陪昭,多享受享受我们坐在一起的快乐。    h    有一天,我对昭开玩笑说,昭,要是我毕业了考不上大学我就嫁给你。昭又是笑了,笑容和我们刚认识时的一样不加修饰,只有裸露完全的恬淡。    i    昭有时候会是很可爱的,那种“可爱”让我觉得温暖。    寒冷天,昭来接我的时候总不带手套。尽管手背被冻的僵硬,甚至隐约有小小的裂口开着。他仍会认真地准时地等我放学回家,仍然是牵手,仍然是一样的路线。可昭的手心会是暖暖的,与手背如同两个季节。    后来我才明白,昭每次来接我总是要用空调将手烘得暖暖,而不带手套只是为了让那种与我牵手的感觉显得更加直白与贴切。    雨季时,水滴会融湿路面,我们的那条小路也会变得泥泞。昭就在这个时候背着我走过去,因为他不想让调皮的泥点爬上我的靴子。那个时刻,我们相距地很近。我甚至能听到他猛烈地心跳,感受到他躯干上脊柱微微的摆动,还有他细细的发丝散出的幽香的洗发水的味道。    “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这句电视剧里常拿来被表现义气的话,却在曾经昭第一次背我的时候让我拿来“推辞”。不是我不想,只是这几个字猛然地就从嘴里蹦了出来,可结果还是我乖乖地伏在了昭的背上。    j    牛顿说:    任何物体在不受任何外力的作用下,总保持匀速直线运动状态或静止状态,直到有外力迫使它改变这种状态为止。    老师说这叫“惯性”,我牢牢地记得了,因为这是很“物理”的一条总结。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感情也可以和运动一样受“力”的改变。不是因为运动地太久,消失了速度,而是有了“外力”所以改变了状态。    k    下课,我一样地走出校门,等待昭一如既往地出现。可是连着好多天,昭那清瘦的身影一直都没出现,像纷飞了一般不见踪迹。    我不停地打电话过去,然后不停地没人接。    我仿佛有了错觉。    一个灰蒙蒙的下午,我正在上课,突然收到一条来自昭的信息:    “我们分手吧......”    瞬间崩溃的感觉吞噬般压过来。    我让同学转告他,告诉我们老地方见,我想听,想听到底为什么。那天,我在那站了很久。昭一直没有来,我向他应该走来的那个方向望去,思绪像被枪扫了一样不可收拾地乱。    l    分开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没能吃饭。,我也将那块他送我的玉佩装在了信封里有让别人还了回去。    昭后来说:“我不喜欢你了......”    可我一直无法相信,又一直没有办法。那些天我也在没见过昭,听说他一直躲在家里。    我哭了,无法抑制地流泪,满脑子飘荡的都是黑乎乎的“想不通”。我扑进父亲的怀里,毫不掩饰地哀伤。我被抚慰着,心里却都是大片大片的“不解”。    m    “......只到有外力迫使他改变这种状态为止。”再次我想到这条关于力学的定律,一天天地我被这个“外力”所束缚。慢慢地好像听到,是昭的父亲,是他的态度?是他不希望我们在一起?还是昭真的不喜欢我了?还是我让昭讨厌了?这让我不断叠起一堆一堆的“假设”,而又只能用一层又一层的“不明了”去吃力地化开。    离开昭时,季节已更替到了夏季。而我依然会在放学的时候习惯地瞅瞅远处—那个昭过去一直等我的角落。晴天到来的时候,天空仍在湛蓝湛蓝着,只不过好像褪去了什么,不是色调,也不是轮廓。褪去的已经流走,流了很远,或是躲进了淡淡的云层里,最后它们都根植了,安眠在了我纯纯的记忆里,时隐时现。    后记: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不过为了需要,有些东西或是感觉仍是虚构化了的,我不知道我是否描出了该有的情节。“佳敏”是我的一个朋友,她也不能明白昭为何会选择分开。可即使是我用了“牛顿第一定律”这样牵强的解释去掩盖了结局,也还是不能阐明昭奇怪的离去。所以只是一段情感罢了,过去了便就真的成了回首。而青春真的是段很难抹去的记忆,因为我们在那段路上美丽得太多,而又天真得太多,可能有一天当我们真的成熟了,我们才会发现少了单纯是件多么让人怀念的事。 共 330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如何避免泌尿系统感染的产生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