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21年他把千萬家產扎進血液

发布时间:2019-11-09 00:10:06 编辑:笔名

21年,他把千万家产扎进血液

沈阳市强制戒毒所两道大铁门和四周高高的围墙将这里与外界隔分开来,48名强戒人员正在这里接受为期两年的强制戒毒在这里,强戒人员失去了往日的自由,全部接受军事化管理,统一作息时间,统一接受戒毒管理远离了毒品的侵害,恢复了理智的强戒人员们有了更多的懊悔,无数次地流下了悔恨的泪

    目前沈阳尚无新毒品“浴盐”

    2012年5月26日,一则震惊世界美国一名31岁的男子突袭路边流浪汉,几乎将受害者的脸全部咬了下来是什么让他如此疯狂警方证实,“食脸男”很有可能吸食了新型合成毒品“浴盐”

    “浴盐”新型合成毒品6·26国际禁毒日前夕,从沈阳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获悉,目前,虽然“浴盐”这种新型毒品还没有流入我国,但冰毒、摇头丸、麻古等新型合成毒品早已取代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吸毒人员逐年低龄化,更让无数青少年迈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千金散尽:妻离母散父病逝

    他总爱和朋友们一起吸毒,一次吸食过量竟开车闯进市政府

    强戒人员老宋只有42岁,可吸毒史却长达21年,是沈阳市强制戒毒所收治次数最多的一名男性强戒人员至于到底进来多少次了,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六七次、七八次吧,我也记不清了”

    1986年,没念过书、连自己姓名都不会写的老宋便开始了下海经商,在浑南新区开了一家熟食加工厂因为没有竞争对象,企业发展速度特别快,老宋很快就成了富翁看到出租车市场前景广阔,老宋先后购买了两辆出租车、两辆货车搞出租经营后期,老宋还投资70多万元,购买了一块五亩土地盖起了一个养猪场

    1991年,老宋永远都记得这一年,正是在这一年,老宋与毒品结了缘老宋回忆,因为和家人生点闷气,朋友拿来一些白粉,他以为“吸一口没什么事”,结果就一发不可收拾,溜冰、扎杜冷丁什么都尝试过老宋说自己也曾想过戒掉毒品,也曾五六次前往北京自愿戒毒,“到处都有朋友们,想戒也戒不了”

    21年来,老宋到底吸掉了多少家财,老宋自己也说不清,只知道只要兜里有点钱,就拿出来请圈里的朋友们一起吸一口因为老宋特别慷慨,身边聚集了许多吸毒人员老宋挥金如土,很快便将家财全吸光了,厂房变卖了,出租车标也卖了,“说出来好像是我在吹牛,真的,大概得有一千多万,全扎进血里了”

    民警透露,老宋父母曾给他在浑南新榆地区留了几亩地,结果全被他给低价卖了,如果放到现在光这几亩地就值千八百万为此,妻子与他离了婚,父亲一气之下患病去世了,年迈的老母亲劝说不了选择了离开,至今也不知去向

    去年3月份,老宋又一次和朋友们聚在了一起,结果吸食过量导致第二天都没清醒过来老宋驾驶轿车沿青年大街行驶,结果直接闯进了市政府机关大院

    如今,身在强戒所,老宋仍对自己在社会朋友圈里的名望念念不忘,“真的,不是吹沈阳吸毒的,没几个不认识我的”当追问离开戒毒所后会不会再找以前那些朋友们时,老宋没有回答

    吸毒致幻:看谁都是二人转演员

    他因吸毒产生的幻觉特别严重,经常用饼干摆出“回家”字样

    沈阳市强制戒毒所所长王慧春说,新型毒品对青少年的危害巨大,强戒人员晓旭就是其中被毒品毒害的明证“来这里强制半年多了,才刚从幻觉里走出来”

    28岁的晓旭,父母都在外经商,晓旭不愿好好学习,念完中专就不再上学了于是,晓旭整天跟着父母东奔西走2002年,晓旭随父母去丹东经商,他整天无所事事,经常到吧等地去玩,因此结识了不少朋友一次,到朋友的歌厅里玩,朋友拿出来K粉晓旭看到同来的朋友都吸了,觉得自己不吸好像不给朋友们面子,也跟着一起吸了以后,有事没事朋友们便聚集在一起吸毒2006年年底,晓旭随父母来到了沈阳在沈阳,晓旭又一次被吸毒的朋友带了进来“第一次他们给我吸麻古,后来就接触上了冰毒”

    一次,一个朋友告诉他,“吃曲玛多能戒毒瘾”于是,晓旭转吸曲玛多、喝摇头水,“开始一天两三片,后来一天得三四十片,一天不吃饭都不觉得饿一天要不吃这个,就犯迷糊”后来,晓旭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两次因贩卖冰毒被抓判刑

    出来后,晓旭父母不知劝说了多少回,可深受毒害的晓旭就是不肯听,继续沉迷于毒海由于长时间吸食冰毒等新型毒品,晓旭经常出现幻觉,看谁都是二人转演员,看母亲就像某艺院院长

    为了挽救回儿子,晓旭的母亲亲手将他送进了戒毒所王慧春所长透露,晓旭幻觉特别重,把戒毒所里的所有人都当成了母亲派来的演员,看到屋里的监控器就当成这是在演戏拍电影晓旭经常用饼干在地上摆出‘回家’字样,跪在地上朝着监控摄像头直磕头每次父母来探望时,晓旭都把母亲气哭,“他非得说民警是他妈派来的演员,说等他出去非得收拾这些演员”

    6月25日下午,看到面前的晓旭,一条巨龙文身盘踞其上半身,因为总是睡不好觉,眼圈异常黑重因为长时间吸毒,晓旭患上了乳腺炎,乳房肿得像个小馒头因为吸毒淫乱,晓旭还患上了性病,治了多次也无法治好采访过程中,晓旭困意仍在,哈欠连连采访中,晓旭说到自己吸毒的事儿总是一脸的无所谓,有时还会露出笑容,令有些心疼,也有些迷惑不解:到底是他真的无所谓,还是仍处于迷糊不醒

    饮鸩止渴:

    她们因情变吸毒

    第一次吸过之后,只要她心情不好,就服用毒品来解闷

    34岁的秦悦在这里强戒3个多月了原本秦悦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切都随着五年前的那场离婚而发生了改变秦悦说,那年女儿才6岁,离婚对她的打击特别大,人变得特别消沉,什么都不想,好像人生没有奔头儿一样当朋友递上毒品让她消愁时,她没有拒绝即使已有过一次戒毒的经历,也没能让她彻底醒悟

    “二进宫”后,秦悦后悔不已,进来当晚就动了自杀的念头,所幸被同室的强戒人员发现并制止了今年3月21日,年迈的父母前来探望她,痛哭流涕地哭求着,那一刻,秦悦内心颤抖了更加令秦悦受到触动的是和女儿的那次通话看到秦悦特别想念女儿,民警安排了一次母女间的通话女儿哭求着:“妈妈,你在那里我想你”“不哭,不哭,妈妈在深圳挣钱呢,挣来钱好供你上大学”“妈妈,我不要钱,我只要妈妈”那一刻,秦悦下定决心一定要戒掉毒瘾,回到父母身边,回到女儿身边

    26岁的楠楠,就是因为好奇而沾染上了第一口两年前的一天,楠楠在迪厅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面对朋友递过来的摇头丸,楠楠没有拒绝,“他们说吃一回两回的不会上瘾,没事”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晚,楠楠便被警方抓获了因为是第一次吸食,楠楠被行政拘留了15天

    出来后,楠楠发誓一定要戒掉楠楠在太原街一家大型商场从事化妆品销售因为每月的收入更多来自于销售提成,工作无形中给了楠楠不少压力去年6月份,一方面面临着工作压力,一方面再加上和男友感情不稳定时常吵架,楠楠心情极坏

    一天,一名男友得知楠楠和男友吵完架后心情不好就对她说,“带你出去玩吧”期间,这名男孩拿出来冰毒,“试一下,吃了这个,心情就会好点”吃过之后,楠楠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一切苦恼都抛到了脑后以后,只要楠楠心情不好,就服用毒品来解闷今年2月21日,楠楠服食毒品被警方抓获

    强戒所所长王慧春告诉,吸毒“只有第一口,没有最后一口一日吸毒,终身戒毒”一旦他们又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圈里,重犯复吸的几率特别大目前,戒毒所里收治的强戒人员,全部都有两次以上的吸毒被抓史绝大多数人年龄都在二三十岁左右,目前最大的强戒者45岁,最小的只有17岁

    本报 王立军 摄影 王大局

    戒毒女高某每天都要叠一张纸鹤,希望自己早日戒毒成功与孩子团圆

    “6·26”国际禁毒日前夕,走进沈阳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解读那些被毒品改变了的人生 21年,他把千万家产扎进血液

    --------------------------------------------------------------------------------

    沈阳市强制戒毒所两道大铁门和四周高高的围墙将这里与外界隔分开来,48名强戒人员正在这里接受为期两年的强制戒毒在这里,强戒人员失去了往日的自由,全部接受军事化管理,统一作息时间,统一接受戒毒管理远离了毒品的侵害,恢复了理智的强戒人员们有了更多的懊悔,无数次地流下了悔恨的泪

    目前沈阳尚无新毒品“浴盐”

    2012年5月26日,一则震惊世界美国一名31岁的男子突袭路边流浪汉,几乎将受害者的脸全部咬了下来是什么让他如此疯狂警方证实,“食脸男”很有可能吸食了新型合成毒品“浴盐”

    “浴盐”新型合成毒品6·26国际禁毒日前夕,从沈阳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获悉,目前,虽然“浴盐”这种新型毒品还没有流入我国,但冰毒、摇头丸、麻古等新型合成毒品早已取代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吸毒人员逐年低龄化,更让无数青少年迈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千金散尽:妻离母散父病逝

    他总爱和朋友们一起吸毒,一次吸食过量竟开车闯进市政府

    强戒人员老宋只有42岁,可吸毒史却长达21年,是沈阳市强制戒毒所收治次数最多的一名男性强戒人员至于到底进来多少次了,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六七次、七八次吧,我也记不清了”

    1986年,没念过书、连自己姓名都不会写的老宋便开始了下海经商,在浑南新区开了一家熟食加工厂因为没有竞争对象,企业发展速度特别快,老宋很快就成了富翁看到出租车市场前景广阔,老宋先后购买了两辆出租车、两辆货车搞出租经营后期,老宋还投资70多万元,购买了一块五亩土地盖起了一个养猪场

    1991年,老宋永远都记得这一年,正是在这一年,老宋与毒品结了缘老宋回忆,因为和家人生点闷气,朋友拿来一些白粉,他以为“吸一口没什么事”,结果就一发不可收拾,溜冰、扎杜冷丁什么都尝试过老宋说自己也曾想过戒掉毒品,也曾五六次前往北京自愿戒毒,“到处都有朋友们,想戒也戒不了”

    21年来,老宋到底吸掉了多少家财,老宋自己也说不清,只知道只要兜里有点钱,就拿出来请圈里的朋友们一起吸一口因为老宋特别慷慨,身边聚集了许多吸毒人员老宋挥金如土,很快便将家财全吸光了,厂房变卖了,出租车标也卖了,“说出来好像是我在吹牛,真的,大概得有一千多万,全扎进血里了”

    民警透露,老宋父母曾给他在浑南新榆地区留了几亩地,结果全被他给低价卖了,如果放到现在光这几亩地就值千八百万为此,妻子与他离了婚,父亲一气之下患病去世了,年迈的老母亲劝说不了选择了离开,至今也不知去向

    去年3月份,老宋又一次和朋友们聚在了一起,结果吸食过量导致第二天都没清醒过来老宋驾驶轿车沿青年大街行驶,结果直接闯进了市政府机关大院

    如今,身在强戒所,老宋仍对自己在社会朋友圈里的名望念念不忘,“真的,不是吹沈阳吸毒的,没几个不认识我的”当追问离开戒毒所后会不会再找以前那些朋友们时,老宋没有回答

    吸毒致幻:看谁都是二人转演员

    他因吸毒产生的幻觉特别严重,经常用饼干摆出“回家”字样

    沈阳市强制戒毒所所长王慧春说,新型毒品对青少年的危害巨大,强戒人员晓旭就是其中被毒品毒害的明证“来这里强制半年多了,才刚从幻觉里走出来”

    28岁的晓旭,父母都在外经商,晓旭不愿好好学习,念完中专就不再上学了于是,晓旭整天跟着父母东奔西走2002年,晓旭随父母去丹东经商,他整天无所事事,经常到吧等地去玩,因此结识了不少朋友一次,到朋友的歌厅里玩,朋友拿出来K粉晓旭看到同来的朋友都吸了,觉得自己不吸好像不给朋友们面子,也跟着一起吸了以后,有事没事朋友们便聚集在一起吸毒2006年年底,晓旭随父母来到了沈阳在沈阳,晓旭又一次被吸毒的朋友带了进来“第一次他们给我吸麻古,后来就接触上了冰毒”

    一次,一个朋友告诉他,“吃曲玛多能戒毒瘾”于是,晓旭转吸曲玛多、喝摇头水,“开始一天两三片,后来一天得三四十片,一天不吃饭都不觉得饿一天要不吃这个,就犯迷糊”后来,晓旭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两次因贩卖冰毒被抓判刑

    出来后,晓旭父母不知劝说了多少回,可深受毒害的晓旭就是不肯听,继续沉迷于毒海由于长时间吸食冰毒等新型毒品,晓旭经常出现幻觉,看谁都是二人转演员,看母亲就像某艺院院长

    为了挽救回儿子,晓旭的母亲亲手将他送进了戒毒所王慧春所长透露,晓旭幻觉特别重,把戒毒所里的所有人都当成了母亲派来的演员,看到屋里的监控器就当成这是在演戏拍电影晓旭经常用饼干在地上摆出‘回家’字样,跪在地上朝着监控摄像头直磕头每次父母来探望时,晓旭都把母亲气哭,“他非得说民警是他妈派来的演员,说等他出去非得收拾这些演员”

    6月25日下午,看到面前的晓旭,一条巨龙文身盘踞其上半身,因为总是睡不好觉,眼圈异常黑重因为长时间吸毒,晓旭患上了乳腺炎,乳房肿得像个小馒头因为吸毒淫乱,晓旭还患上了性病,治了多次也无法治好采访过程中,晓旭困意仍在,哈欠连连采访中,晓旭说到自己吸毒的事儿总是一脸的无所谓,有时还会露出笑容,令有些心疼,也有些迷惑不解:到底是他真的无所谓,还是仍处于迷糊不醒

    饮鸩止渴:

    她们因情变吸毒

    第一次吸过之后,只要她心情不好,就服用毒品来解闷

    34岁的秦悦在这里强戒3个多月了原本秦悦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切都随着五年前的那场离婚而发生了改变秦悦说,那年女儿才6岁,离婚对她的打击特别大,人变得特别消沉,什么都不想,好像人生没有奔头儿一样当朋友递上毒品让她消愁时,她没有拒绝即使已有过一次戒毒的经历,也没能让她彻底醒悟

    “二进宫”后,秦悦后悔不已,进来当晚就动了自杀的念头,所幸被同室的强戒人员发现并制止了今年3月21日,年迈的父母前来探望她,痛哭流涕地哭求着,那一刻,秦悦内心颤抖了更加令秦悦受到触动的是和女儿的那次通话看到秦悦特别想念女儿,民警安排了一次母女间的通话女儿哭求着:“妈妈,你在那里我想你”“不哭,不哭,妈妈在深圳挣钱呢,挣来钱好供你上大学”“妈妈,我不要钱,我只要妈妈”那一刻,秦悦下定决心一定要戒掉毒瘾,回到父母身边,回到女儿身边

    26岁的楠楠,就是因为好奇而沾染上了第一口两年前的一天,楠楠在迪厅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面对朋友递过来的摇头丸,楠楠没有拒绝,“他们说吃一回两回的不会上瘾,没事”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晚,楠楠便被警方抓获了因为是第一次吸食,楠楠被行政拘留了15天

    出来后,楠楠发誓一定要戒掉楠楠在太原街一家大型商场从事化妆品销售因为每月的收入更多来自于销售提成,工作无形中给了楠楠不少压力去年6月份,一方面面临着工作压力,一方面再加上和男友感情不稳定时常吵架,楠楠心情极坏

    一天,一名男友得知楠楠和男友吵完架后心情不好就对她说,“带你出去玩吧”期间,这名男孩拿出来冰毒,“试一下,吃了这个,心情就会好点”吃过之后,楠楠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一切苦恼都抛到了脑后以后,只要楠楠心情不好,就服用毒品来解闷今年2月21日,楠楠服食毒品被警方抓获

    强戒所所长王慧春告诉,吸毒“只有第一口,没有最后一口一日吸毒,终身戒毒”一旦他们又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圈里,重犯复吸的几率特别大目前,戒毒所里收治的强戒人员,全部都有两次以上的吸毒被抓史绝大多数人年龄都在二三十岁左右,目前最大的强戒者45岁,最小的只有17岁

    本报 王立军 摄影 王大局

    戒毒女高某每天都要叠一张纸鹤,希望自己早日戒毒成功与孩子团圆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