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顺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一座城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07:18 编辑:笔名

一  这个世界有个国家国号墨,俗称墨国,墨国南方有个小城,叫做祁阳城。  这一天,祁阳城一个不起眼的酒楼二楼靠窗位置上坐着两名男子,一男子一席白衣,一男子一身黑袍,两人约莫双十年纪,颇为年轻,生得秀气。  此时两人身前桌上却是只有一壶清茶,小二已经看了他们许久,走向前,道:“两位客官,可要吃点什么?”  黑衣男子道:“我不是说过了吗?等我饿了自然会点食。”  小二露出无奈神情,道:“两位客官已从清晨坐到了日中,若再不点食,也请让了位置,好让客人们有地可坐。”  “胡说八道,你这小店哪有什么客人。”黑衣男子怒道,伸手指向小店内部,却是空空如已,除了他一桌之外却是没什么食客。  小二有了些火气,语气不善,道:“两位客官!小店小本生意,你们清茶都已换了几壶,虽说小店茶水免费提供,却也是要本钱的。”  黑衣男子这时脸色变黑,怒道:“行了,行了,我们不吃了,有你们这么开店的么?”说完站起身来就往店外走去。  “且慢!”只听一声大喝,那连接一楼的梯道口走出一壮汉,对二人怒目而视,道:“天下哪有此等便宜之事,待了地方,白吃白喝就想离开,若传了出去,洒家这店岂不成了尔等无赖聚集之地?”  “店家说话可得注意点,我等既然选了你这店面,自然不差那几个钱财,却是你店小二欺人太甚,话语间辱骂了我等,若店家强留,传了出去,想必有损了店家名声。”白衣男子走上前,对壮汉道。  壮汉却是更为愤怒了,道:“好一个伶牙俐齿小厮,尔等也不打听打听,我这荣氏酒楼岂是那混吃混喝之地。给尔等两个选择:一,坐下食了酒菜给钱,我自然不会为难了尔等;二,躺着出去。”  两人都笑了起来,白衣男子说道:“哈哈!早闻祁阳城荣氏酒家荣大海是个豪爽汉子,却不知也是这般无耻之辈,真是枉费了名声!”  壮汉冷笑,道:“我荣大海自然不负了那名声,却是尔等辱没了那凌霄二子称号,听闻凌霄二子行侠仗义,修为颇高,却也是干起了这白吃白喝的勾当,真是笑煞世人。”  原来二人乃墨中一带名士,白衣男子名作陈凌,黑衣者名作萧默,陈萧二家乃世交,二人自幼相识,同习武法,入世后便结伴而行,几年下来到是打出点名气,却不知为何到这苦寒的墨南而来。  萧默闻此恶语,却不生气,笑道:“话可不能乱说,我二人只是喝了你几壶清茶,却是没吃了什么东西,小二适才也说了这清茶免费,又何来白吃白喝一说。”  荣大海怒视了一眼小二,道:“凌霄二子光临小店,自然蓬荜生辉,又怎会少了酒肉,何以至此!”  萧默道:“自是为了你荣大海而来。”  荣大海道:“何事劳二位大侠亲临。”  陈凌道:“还请坐下细谈。”  荣大海冷笑一声,邀二子相坐,道:“有话且说,何须摆此虚意。”  二人相视而笑,起身行礼,荣大海还礼,礼毕。萧默道:“早闻英雄乃性情中人,今日一见,了却我二人心中疑虑,且有大事与兄相议,待我等慢慢道来。”  荣大海怒气未消,冷笑一声,也不搭话,陈凌见气氛尴尬,便笑道:“若不是我二人在此长坐,又如何能见了你荣大海这条汉子。”  荣大海道:“凌霄二子要见鄙人,也就一句话的事情,何需如此麻烦!”  陈凌道:“自是事关重大,与兄尚未谋面,自是谨慎而行。”  “天大事尚不关我事,请二位另寻他人。”荣大海道,说完欲起身离去。  萧默急忙起手阻拦,荣大海见萧默手起,便使一手暗力于手中,推拨出去,萧默觉手中力来,便使借力化力之法,暗消此力,荣大海惊异一声,又运力推出,萧默见状苦笑,运力相抗,两人气力相当,一时难分高下,却也难收气力,只待力竭。陈凌苦笑,起手拨开二人,双手各接二人气力,使一个回旋之法,化去气力,分开二人,却也额头溢汗,三人均大口喘气,又喝了几杯清茶才缓过气来。  荣大海这时才露出笑容道:“凌霄二子果然名不虚传,我荣大海服!愿听二位差遣。”三人就原先位置坐了下来,凌霄二子居右,荣大海居左。  陈凌笑道:“陈凌!”  “萧默!”  荣大海道:“荣大海!”  三人相视而笑,颇有相识恨晚之意,荣大海道:“不知二位兄长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陈凌道:“荣兄应年长,理应我二人称兄,荣兄只管认了老弟便是。”  荣大海道:“此听老弟所言。”  陈凌又道:“荣兄可知那仙冥城?”  “萧老弟说的可是那传说中的……”  “正是!”  荣大海道:“听闻千百年来无数人杰前寻,却都不得踪迹,不知萧老弟此次从何说此豪语?”  “荣兄大可放心,消息自是不会误,若有志前往,就以清茶一杯,代为烈酒。”萧陈人人举起茶杯,一起看向荣大海。  “哈哈,我自小便憧憬那仙城传说,既然大名鼎鼎的凌霄二子这般说了,想必绝对错不了,就一并前往,可这清茶……还是换得一壶烈酒,今日当不醉不归。”荣大海大笑,神色间充满向往,又大声道:“小的,酒食快些,老子白养了你等?”  “来啦!来啦!”小二应道,端上几盆牛肉,两坛烈酒。  酒至兴中,荣大海道:“除我三人外可还另有英雄参与?我今夜就变卖了这酒楼,用作盘缠。”荣大海举起酒杯示意,一饮而尽。  陈凌、萧默二人也饮尽烈酒,陈凌道:“还有那墨北王启,也是王启向我二人力荐荣大哥,我二人也就来此相见。酒楼之事大可不必,旅途不远,正是这祁阳城西边落狭山森林之中。”  “落狭山?那可是个死亡之地,听闻进去之人从未走出,不知二位从何得知?我自幼生在这祁王城,而今也有二十余年,却也是不知那传说之城就在此地!更不见那探寻者来此寻找!”  “哈哈……荣大海,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小心谨慎起来!两位小兄弟还能骗了你不成!”只听又一阵大笑,那梯道口走出一人,一身劲装,身材魁梧,却是拿着一把折扇,颇有些不伦不类之感。  荣大海站起身来,对着那人大声说道:“王启!可是上次没打得够?我何时说了不信凌霄二人。”  “荣大海,亏你还自夸豪爽,去或不去,只是一字,存活一世,又怎会怕了那亡。”  “哼,你王启敢去,我荣大海又有何不敢,大不了就贱命一条。”  王启大笑,走过来坐在荣大海身旁,优雅的扇动折扇,荣大海一脸厌恶,却也没得他法,不知觉嘴角还挂着笑容。  一席酒食已过,小二收拾了残局,陈凌道:“既然这般定了,就明日日升启程,城西门集合。”众人回应。  萧默道:“我二人去个铁匠铺,锻造了两柄武器,待得去取,告辞!”  荣大海站起身来挽留相送,言称答应,目送二人离开酒楼。  “王启,你说他二人这般自信,可知真假?”  “大海,真假一去便知,又何需自扰。”  “那黑森林可不是我等修为能够深入的。”  “大海,你安逸惯了,没有艰险,修为怎得提升,成仙一途,可谓艰难。”  “自那城消失后,这千百年来却是没曾听说谁成了仙。罢了,就去他一遭。”    二  落狭山占地十分广阔,有大半存在墨国,另有小半在邻国明国,终年不见阳光,神秘莫测,却是公认的死亡禁区,修为低者甚至不敢靠近。  这一日,陈凌、萧默、荣大海、王启四人来至落狭山外。  王启道:“看那天空永远乌云密布,听说这落狭山深处林木紧密,遮挡阳光,林中没有一丁点光亮。”  陈凌看向森林中,道:“传说落狭山原名落霞林,千年前并不是这样的,曾是精灵族栖息之地,仙冥城消失后不久这里就变了模样,也有很多人把这里和仙冥城联系在一起,来探寻却是没什么收获,甚至再也没有出来过,久而久之,也就没多少人来这儿了。”  “那你们俩又是如何得知那仙冥城在这黑森林之中,又这么肯定?”王启道。  萧默打断几人对话,道:“走吧,进去,乘天黑前到精灵族地,也好有个休息地方。”  于是,几人在清晨的阳光里踏进了阴暗的森林,随着深入,气温下降的可怕,几人运转内力却也是能够抵抗,可见度逐渐降低,犹如黑夜一般,几人打起了火把,照亮前路。  说也奇怪,传说落狭山危险无比,几人却是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却不敢大声说话,背靠而行,防备着未知危险。  “奇怪,听说这黑森林里有很多暗黑怪物存在,行了半天,却没看到一只。”王启说道。  荣大海也感觉奇怪,越发谨慎起来,一种不安的情绪在他心头萦绕,小声道:“还是小心行事,说不定他们在暗处伺机而动,听闻这怪物灵智颇高,也不知什么时候会跳出来。”  陈、萧二人在前,却是没有说话,表情严肃,暗自加快了步伐。  几人又走了许久,如果按外界的时间这个时候应该是傍晚了,四人距离精灵族地已不是很远,却发现精灵族地灯火通明,隐隐有些嘈杂,几人熄了火把,小心接近。  只见那精灵族地周围聚拢了无数怪物,怪物浑身漆黑如墨,四足,长满浓密毛发,脖颈很长,头颅不大,一张大嘴却是占据了头颅大部,獠牙锋利,甚至看不到眼睛存在。怪物们在火光下印成暗黄的颜色,动作统一,都抬着头颅面朝一个方向。  顺着怪物视线看去,只见精灵族地之中有一大树,大树不知存活了多少万年,异常高大,直入那黑暗的天空,那大树底部有个平台,平台之上有一黑袍人,黑袍人提着一发出暗绿色光芒的灯笼,怪物头颅指向尽都是这个发出暗绿光芒的灯笼。  荣大海小声说道:“这人在干嘛,那灯笼好像能够控制这些怪物。”  王启刚要开口,只见陈凌回过头比出禁声的手势,王启只好闭上嘴巴继续观望。  又见那黑袍人提起灯笼,看向那黑暗的天空,不知在看些什么,又似乎在等待什么,那嘴角微动,好像在吟唱着什么咒语。四人只好躲在草丛里,不敢说话,遥看着黑袍人的动作。  又过了约莫半柱香时间,情况有了转变,只见那黑暗的天空隐隐有了亮光,看清了那漆黑的乌云,乌云随之慢慢消散,竟有夕阳洒落下来。  随着天空空洞越来越大,夕阳也就洒落到了地面上。“吼!”夕阳一接触怪物,怪物就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随后怪物身上发出“嘶嘶”的声音,竟是融化开来,化作一缕缕黑烟。吓得四人倒吸口冷气。  又见黑袍人把手中灯笼向天空一丢,那灯笼接触到黑烟,也不落地,径直向天空飘去,黑烟仿佛有了生命,快速向灯笼聚拢而去,随着天空空洞越来越大,甚至能看到天边的火红的夕阳,那夕阳照射到了四人身上,让四人感觉到了一丝暖意,可四人早已被冷汗浸湿了衣裳。远方,依然还是黑暗一片,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在四人心理萦绕。  随着夕阳的照射,怪物急速融化,直到地上再也没有一丝怪物存在的痕迹,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般。那黑烟围绕在灯笼四周,似乎灯笼的吸收速度并没有黑雾的产生速度快,那暗绿色的火光也逐渐变成了黑色,肉眼可见的黑色火光。  黑袍人这时停止了吟唱,看向灯笼,天空那空洞又开始聚拢乌云,阳光变得暗淡起来,夕阳也将要落下山头。只见黑烟被灯笼吸收殆尽,灯笼也就没了黑烟支撑,随之向地面掉落,黑袍人起步,向落点跑去。  “动手,抢灯笼。”陈凌一声大吼,从草丛里冲了出去,速度极快,萧默也随之冲了出去,荣大海和王启虽不明其意,却也想到那灯笼必定不是等闲之物,急速跟上二人。  黑袍人发出一声惊讶,却是没想到竟有人藏于隐蔽处,待到看清之后,冷笑一下,也不管缓慢掉落的灯笼,从黑袍里拿出一柄弯刀就向着冲过来的四人杀了过去。  “当,当,当。”战斗不长,已经决出了胜负,只见黑袍人弯刀之上犹有血迹,站回了灯笼落地之处,刚好接住了落下的灯笼,四人却是躺在了地上,荣大海浑身是血,胸口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他自己点了穴道止住了血。  荣大海怒道:“这鬼地方竟然有圣级高手,老子算是认栽了。穿黑袍的,要杀要剐随你便,要是吭一声我荣大海就不算一条好汉。”  黑袍人只是冷冷看了一眼荣大海,道:“我对你没兴趣。”那声音冷得紧,荣大海听后犹如一盆凉水浇灌在头上,不由得打了个冷噤,不再言语。黑袍人说完后就把目光移到了陈凌、萧默二人身上。  “陈家后人和和萧家后人竟一起并肩战斗,真是岁月如刀啊。哈哈。想必那两个愣头青是你俩骗来送死的吧?萧家的作风真是一点没变。”  听完此话,荣、王二人看向陈、萧二人,一副疑问的神情。萧默对黑袍人怒目而视,却是不做解释。  “不说话了?说中了对不?萧家都是一群小人。”黑袍人冷笑,又道:“你陈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喻侠义,却是干些见不得人勾当,又和萧家明争暗斗,最后也落得个两败俱伤,白白让木家捡了大便宜,两家后人这时竟然联手抢夺我手中仙冥灯,真是世风日下啊。”  萧默怒道:“胡说八道。我萧家名声虽烂,却并不屑于作此勾当,我与陈凌也是兴趣颇合。至于两位兄长,也并无害人之意。到是你,灭了这幽冥兽全族,竟干些见不得人勾当。” 共 930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青少年癫痫的症状都有哪些

上一篇:割舍的姻缘

下一篇:多谢你给我快乐